國醫大師熊繼柏親自審校|| 湖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診療方案視頻培訓--转载

( last updated : February 08, 2020 )
國醫大師 熊繼柏 新型冠狀病毒 NCP


版权声明|熊继柏
熊继柏
國醫大師,湖南省防治新型肺炎中醫藥高級專家組顧問
熊老的中醫功底深厚,辯證用藥得當,和值得中醫同行學習,故分享於此.此是國醫大師熊繼柏親自校正審閱的文稿.版權歸屬熊繼柏教授.

內容概要

1.疾病概述(特點及病因、病性、病機、病位)

2.辨證施治方案(分四期論治)

3.中醫藥預防

4.總結

講話原文

同志們,大家好!我受湖南省防治新型肺炎領導小組和中醫高級專家組的委託,來給大家講一講有關中醫藥防治的方案。

這個方案是我們湖南省中醫藥高級專家組共同研討,而且是經過多次研討才擬定的,並且一直在省中醫藥管理局兩位局長的親自組織領導下,確定的方案。

特點

首先我們要對這次新型的肺炎有一個基本的認識。這次的新型病毒肺炎有三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發病迅速,傳播很快,傳染性極強。

第二個特點,所有的病人基本上是同樣的主症,發熱,咳嗽,然後氣喘。而且病勢發展很猛,一開始僅僅是發熱,咳嗽甚至還兼有一些腸胃道的症狀,然後迅速進入重症期,一到重症期就是高燒、暴喘甚至有呼吸衰竭,這是一個共同的症狀特點。

第三個特點,發病季節是在去年也就是我們講的己亥年,大雪、冬至之後,直到現在。

根據這三個特點,我們首先要弄清四條,哪四條呢?

第一條中醫學上叫什麼病?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這是現代醫學病名,中醫沒有這個病名,我們必須搞清中醫應該稱此病為什麼病名?這是第一個要搞清楚的。第二條,病因是什麼?第三條,病邪性質是什麼?第四條,病變的部位是什麼?也就是我們所講的病機,包括病因、病性、病位,概而稱為病機。所以我想就這四點做一點解釋。

中醫學上叫什麼病?

首先要弄清這是一個什麼病?它是一個傳染病,它不是一般的外感病,更不是一般的雜病,首先要明確它是傳染病。

傳染病中醫稱為什麼病?

在《黃帝內經》的《素問·刺法論》中講: “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避其毒氣,天牝從來。”這段原文告訴我們這個病是個疫病,疫病就是相互傳染,無論老少都是同樣一個病症,就稱為疫病。

在明代吳又可的《溫疫論》專門講了溫疫。他說“疫者,感天行之癘氣也”,疫是自然界疫癘之氣。“此氣之來,無論老少強弱,觸之者即病。”

這就是講的傳染病。從這兩條原文我們就可以看到,我們的古人已經認識到傳染病稱為疫病。所以毫無疑問這個病就是屬於疫病。

病因是什麼?

它的病因是什麼?病因剛才前面提到的是疫癘之氣,清代的吳鞠通在《溫病條辨》中說“疫者,癘氣流行,多兼穢濁”,一個是疫癘之氣,二個是穢濁之氣。

《黃帝內經》講“避其毒氣,天牝從來。”天牝是什麼?就是鼻子。說明它是從呼吸道傳播的傳染病。

這不是一般的常見病,根本不是一般的外感病邪。關於病名,我們要確定它是疫病。它的病因是疫癘的毒氣。

病邪性質是什麼?

第三點就是病邪性質。關於性質我想多講幾句。

01.因為這個病發在冬天,有人認為這是傷寒,是感受寒邪發的病,這個說法有沒有道理?

有道理啊,是冬天發的病,而且病人一開始確實有一點點惡寒的表現,發熱惡寒似乎是傷寒。但是要明確,什麼是傷寒?

傷寒有廣義的和狹義的,《傷寒論》是廣義的,《傷寒論》中的太陽傷寒是狹義的,無論是廣義和狹義,我們看看原文。

《難經》講“傷寒有五:有中風,有傷寒,有濕溫,有熱病,有溫病。”這五個哪一個是傳染病?不是。

張仲景的《傷寒論》的太陽篇講傷寒,那是講狹義的傷寒。“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痛,嘔逆,脈陰陽俱緊者,名為傷寒。”

大家想想這是傳染病嗎?這肯定不是傳染病。所以我們講的傷寒不是傳染病,這是第一個理由。

02.第二個理由,吳又可《溫疫論》曾經專門講過“傷寒不傳染,時疫多傳染,傷寒邪從毛竅入,時疫邪從口鼻入。”

這就說明兩點:第一點我們講的傷寒不是傳染病,而疫病是傳染病;第二點,傷寒邪是從外表進入的,是從體表毛竅進入的,而溫邪、疫邪它是從口鼻傳入的,這就明確了,疫病不能講成傷寒,這是一個理由。

03.再一個理由,都認為冬天的發病就是寒邪,這一點大家要明確,這裡有一個非常複雜的因素,按照《黃帝內經》運氣學的規律,己亥年啊,亥年是厥陰風木司天,厥陰風木之氣也就是風氣,是主上半年的客氣變化,主要的是第三步;下半年是少陽相火之氣在泉,在泉之氣就是主的第六步。

第六步是什麼時間呢?從大雪開始,大雪、冬至、小寒、大寒,再是立春,這個階段在去年它的客氣是什麼氣呢?是少陽相火。

客氣就是乾擾之氣,就是異常的氣候變化,也就是火熱之氣的干擾,當然這只是運氣規律。

在這種火熱之氣的干擾下,如果氣候確實有特殊的變化,那麼就容易發生疫病。《黃帝內經》中曾經專門指出,在吳鞠通的《溫病條辨》也專門指出過,《黃帝內經》的《素問·六元正紀大論》講厥陰司天之年,“終之氣……陽乃大化,蟄蟲出見,流水不冰。”

人們感到溫暖舒服,那就是一個暖冬。“其病溫厲。”就容易發生傳染病。吳鞠通在《溫病條辨》上面引用的原文,他改了一個字,省略了一段話,他講:“厥陰司天之年,終之氣,民病溫厲。”這就直接了當地告訴我們在厥陰司天這個年份,最後一步是少陽相火在泉,受火熱之氣的異常乾擾,那就是應寒而不寒,變成一個暖冬。

如果這個時候氣候的反复很大,就容易發生傳染病。那是不是每逢亥年就發傳染病?不是,它必鬚根據當時的實際氣候的變化。

《黃帝內經》《素問·至真要大論》這樣講“時有常位,而氣無必也。”時間是有固定的規律的,但是氣候它不是絕對不變的。

我從去年冬至節氣前開始就密切關注氣候變化,冬至節前後,氣候忽冷忽熱,反复無常。所以我當時就意識到很可能有傳染病發生,這是《黃帝內經》運氣學理論,就知道今年冬天這個傳染病,不要把它做寒證看。

還有一種認識,此次傳染病發於武漢,武漢地區屬於濕熱地帶,所以就認為這個病是濕溫。

同志們啊,對濕溫我們是很清楚的,溫病學家早就告訴我們,濕溫病的發病季節在夏秋之際,而且關於什麼是濕溫病,《溫病條辨》下了明確的定義,它的原文是這麼講的,“頭痛惡寒,身重疼痛,舌白不渴,脈弦細而濡,面色淡黃,胸悶不飢,午後身熱,狀若陰虛,病難速已,名曰濕溫。”

大家想這是個什麼病?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濕熱病,它不是傳染病,而且它有季節性,所以它不是疫病啦,不能跟疫病混為一談。

那麼我們當前疫病究竟是什麼性質呢?疫病它的病邪性質有兩大類,第一類是溫熱類,第二類是濕熱類,溫熱類多發於冬春季節,濕熱類多發於夏秋季節。

溫熱類的疫病基本上是從口鼻傳入的,比如流感、麻疹、白喉、百日咳以及我們當前所發的肺炎,這個屬於呼吸道傳染。

而濕熱性質的疫病多是腸胃道的傳染病,比如急性胃腸炎,比如霍亂,比如痢疾。在腦膜炎裡頭也有兩種,一種流腦,一種乙腦,流腦是屬於溫熱性質的,而乙腦就是屬於濕熱性質的,這一點在性質上我們要有所鑑別。

這次的疫病我們應該把它的病邪性質確定為“ 溫熱濁毒”。這個濁字哪裡來的呢?吳鞠通《溫病條辨》講了“疫者,癘氣流行,多兼穢濁。”是穢濁之氣,它是穢濁。毒字哪來的呢?《黃帝內經》《素問·刺法論》“五疫之至,皆相染易。”“避其毒氣,天牝從來。”是濁毒,是溫熱性質的濁毒,這就是我們對這次疫病的病邪性質的認識,這是第三點。

病變部位是什麼?

第四點,我們要清楚的就是病變部位,病變部位在哪兒呢?疫邪從口鼻進入,呼吸道傳染,肺為呼吸出入之門戶,穢濁之氣由口鼻吸受,必然先傷肺氣。

這話不是我的話,這個話出自《吳醫匯講》,肺為呼吸出入之門戶,口鼻進入疫毒之氣,必然先傷肺氣,毫無疑問,病位在肺。

我們看看這個病的主症,開始發熱,然後主症咳嗽、氣喘,全是肺司呼吸所主的病,《黃帝內經》講:“肺病者喘咳氣逆”,咳、喘、氣急都是肺的病。

但是有一個複雜的因素,我們學中醫的應該知道,肺與胃經脈是相通的,肺與大腸是相互表裡的,也就是說肺與胃、肺與大腸有密切的關係,因此肺有病往往也會及於胃腸,為什麼?

因為它們有經脈聯繫,《黃帝內經》《靈樞·經脈篇》講:“肺手太陰之脈,起於中焦,下絡大腸,還循胃口,上膈屬肺。”

這就說明肺與胃、與大腸直接相通,它們的網絡是相通的,所以肺有病必然影響胃腸。

因此在疫病的病變過程中,有一些病人確實有胃腸道的症狀,比如胸悶、泛惡、欲嘔,甚至於大便溏瀉,但是我們要清楚其主要病位在肺,胃腸道的症狀只是一個兼證而已。

這幾天我已經接觸了30多個病人,中醫肯定是要看病人的,你不了解病人的實際情況,光從書本上講,只能是紙上談兵,必須了解病人。我看這30多個病人中已經碰到三個危重病人,還有30多個都是一般的。

但是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開始發熱,然後進入咳嗽,進入危重期,高熱、氣喘,開始有一點點噁心、嘔吐,甚至於大便溏,後面基本上就沒有,這是共同的症狀表現。

第二個症狀表現,就是一開始症狀並不明顯,突然一變就成為重症期,只要是發熱不退,立馬就發高熱,就開始暴喘,這是第二個特點。

第三個特點,所有的病人絕大多數舌上都是薄黃苔或薄黃膩苔。到了危重期,就是黃膩苔,甚至於是黃厚膩苔,這個真相已經暴露出來了,是痰熱結聚,是穢濁之氣阻塞。

我通過這幾天的病人接觸就更加明確了這個疾病的病變部位,病邪性質以及傳播的速度。

Part2:辨證論治方案

 (分四期論治)

下面我們就把關於如何防治新型病毒性肺炎的方案,給大家具體的講一下。

新型肺炎應該分為四期,第一期是初熱期,包括咳喘期,第二期是重症期,第三期是危重期,第四期就是恢復期,我們根據四期來確定治療方案。

中醫治病有一個基本的原則,這是永遠不能脫離的,就是辨證施治。

張仲景《傷寒論》講的很清楚,“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我們《黃帝內經》也早就明確指出了,要“審察病機”,“謹守病機,各司其屬。”“勿失病機”,為什麼一定要強調病機,就是告訴我們要辨證,中醫是離不開辨證的,要在準確辨證的前提下才能夠準確施治。

下面我們就按照辨證施治的總原則,分成了四期。

第1期

第一期初熱期,分了三型。

溫邪犯肺01

第一個證型是溫邪犯肺,就是一開始,溫邪犯肺的表現,發熱微惡寒,注意它是微惡寒。

傷寒是惡寒重發熱輕,溫熱病是發熱重惡寒輕,一開始發熱往往都有38度左右,有的甚至39度,乾咳,少痰,咽乾,咽痛,舌紅,苔薄白,脈浮或浮數,這是溫邪犯表的表證現象。

所以表證的時候我們要用輕清宣透的方法,而且要注意宣肺。這個時候的治法一透邪二宣肺,我們稱為宣肺透邪。

吳鞠通講:“治上焦如羽,非輕不舉。”治邪在上焦外感初期的病,要用輕清宣透的方法,不要用重劑,一開始用重劑那是不適合的,動不動就是麻黃,石膏,大黃,這就不合適了。必須用輕清宣透。

輕清宣透什麼方呢?就是桑菊飲和銀翹散。如果病人先有口苦,嘔逆又惡寒發熱,那麼這是邪犯少陽,可以合用小柴胡湯或者小柴胡湯合桑菊飲,這是可以的,因為去年冬天是少陽相火的干擾之氣,這一點我們不能忘,所以小柴胡湯是可以的,可以用小柴胡湯合桑菊飲,這是第一個型的證治。

咳嗽微喘02

第二個證型咳嗽微喘。這個時候病人的表現是以咳嗽為主,有的發熱已經解除了,有的發熱不嚴重,重點是咳嗽兼有氣喘。氣喘並不明顯的時候,但是有胸悶,還有咳痰,咯痰不爽,咽喉癢,當然還有兼證,比如食量差,大便不溏或者是大便溏。

這個時候脈滑或者是浮滑,​​舌苔有薄白的也有薄黃的,這是初熱期,剛剛表現以咳嗽為主症的時候,這應該是第二個階段,治療重點要宣肺止咳。

要知道肺的特點,一個是主宣發,一個是主肅降,凡是外邪閉肺,不論是什麼邪氣,第一要宣,第二要降,驅邪找出路,要依據肺本身的生理特點來解決邪氣的出路,所以這個時候應該宣肺止咳。

因為重點是咳嗽,所以我們可以用桑貝止嗽散,也就是程鐘齡的止嗽散加桑貝散,其實杏蘇散也是可以用的,但是比較而言,程鐘齡的止嗽散更為合適,但是止嗽散它沒有平喘的作用,所以這個時候要用桑貝散。

我們中醫有一個一貫的原則就是治未病原則。治未病第一是未病先防,第二就是既病要防變,要防止陷邪深入,要防止它由輕變重,要防止它的病情發展,所以這個時候就要考慮咳的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喘促。

因此加桑貝散就是這麼一個道理,桑白皮和貝母其實就是防止喘促的,不讓他喘促加重。

如果病人表現舌苔黃膩,胸悶,吐黃濁痰,這就說明鬱熱傷肺了,這是痰熱壅阻肺氣,痰熱阻塞胸肺啊,用什麼方挺合適呢?張仲景小陷胸湯是最合適的。

《傷寒論》講,“小結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則痛,脈浮滑者,小陷胸湯主之。”小陷胸湯是治小結胸病的啦。要知道啊,我們用方第一要針對主症,第二要針對病機,張仲景小陷胸湯,治小結胸不錯,但是這個小結胸是痰熱結聚在胸膈所出現的小結胸,那麼現在我們這個疫病裡面有痰熱結聚胸膈的證型的時候,毫無疑問就要用小陷胸湯。

但是用小陷胸湯有一個注意點,溫病學家曾經提到過:“舌苔不黃膩黃滑者,小陷胸湯不可用。

”為什麼這麼說呢?舌苔不黃膩不黃滑,說明痰熱不重,就不要用小陷胸湯,所以必須在痰熱很重,阻塞胸膈的時候,就可以配用小陷胸湯了。

這裡我還要順便說一下,小陷胸湯內有一味藥是瓜蔞實,我們現在的瓜蔞實,有些藥房有,有些藥房沒有,有些藥房只有瓜蔞皮,其實瓜蔞皮是最合適的。

無論是瓜蔞實也好,瓜蔞皮也好,它們的作用都是寬胸利膈化痰濁,但是它有另外一個副作用,就是吃後大便溏瀉,因為它含大量的油脂,吃了以後大便溏瀉,我們在用瓜蔞實、瓜蔞殼的時候,有人一開就是30克、20克,殊不知這麼吃下去病人就會拉肚子,只吃了兩次,便拉四次肚子;吃了三次,或拉六次肚子,病人本來蠻好的,一下就把他拉趴下去了。

我們要知道,正氣虧損,邪氣就會亢進。疾病變化的過程,它本身就是一個正邪鬥爭的過程,中醫一貫注重扶正要固本,祛邪要扶正,扶正祛邪兩者兼顧。你動不動就大砍大殺,這個病人怎麼辦?還不由輕變重,弄出多的病來了。

所以我們用藥的時候不要亂用,一定要考慮它的副作用,這是我順便講的多餘的話,這是第二個證型。

邪犯胃腸03

第三個證型是邪犯胃腸型,我們在所看到的病人中有一部分病人一開始確實有噁心欲嘔,大便溏等症狀,因為肺與胃腸它是相互聯繫的,所以出現這個症狀,我們只能把它作為一個兼證看。

這個症狀表現是納差,大便溏,噁心欲嘔,有的還腹脹,有的疲乏,有的舌上是薄黃苔,有的是黃膩苔,這個時候要化濕濁,重點是化濁,也叫清熱化濁,理氣健脾,也可以講理氣運脾。

用什麼方呢?王孟英的王氏連樸飲,這是一個方,還有一個方是《醫原》裡面的藿樸夏苓湯,我想把這兩個方解釋一下。

王氏連樸飲,黃連、厚朴是君藥,裡面還有一個梔子豉湯,還有法半夏,還有菖蒲和蘆根,這是王氏連樸飲這個方的所有的藥。

梔子豉湯是治療熱擾胸膈的,但大便溏不能用梔子,《傷寒論》講了病人大便舊微溏者,不可用梔子豉湯。

這一點我們不能忘了,所以方中的梔子豉湯可以去掉。這個藿樸夏苓湯的藿香、白蔻仁和王氏連樸飲中的菖蒲是去濁的。

藿樸夏苓湯重點是化濁利濕,治療大便溏瀉,所以合用藿樸夏苓湯。王氏連樸飲和藿樸夏苓湯可以治療胃腸這些症狀,但這是一個兼證,不可多用,大便溏,噁心嘔吐,一旦症狀控制就不需要多用,不要一個人一吃就是10付,15付,那就不對了。

因為這個新型肺炎的疫病主要病位在肺,它的發展趨勢是咳嗽氣喘,所以這裡我們只能把它作為兼證去對待,這是初熱期,辨證分型分為這三型。

第2期

第二期就是重症期,重症期後面還有一個危重期,這其實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邪熱壅肺01

重症期第一個型是邪熱壅肺證,病人的表現,發熱咳嗽,氣喘口渴,胸悶,吐黃痰,脈滑數。我今天看到一個重症,就是一開始發熱,只一點點咳嗽,沒有控制住,立馬就發生氣喘、咳嗽,熱勢就增高,就屬於重症,也就是屬於邪熱壅肺型,主方是麻杏石甘湯。

麻杏石甘湯出自《傷寒論》,《傷寒論》講發汗後或者下後,有的是無汗而喘,有的是汗出而喘,無大熱,麻杏石甘湯主之。

他講了一個無大熱,前提是汗後或者下後。張仲景麻黃、石膏的用量是個什麼比重呢?麻黃用四兩,石膏用半斤,我們不能看他當時的分量是多少?但是這個比例已經很清楚了,半斤就是八兩啦,那就是說石膏只用到麻黃的一倍,只加一倍,二比一的分量。

對於這種高熱、氣喘、肺炎症,這種病毒性的肺炎症,如果石膏只用到麻黃的兩倍,那是解決不了這個熱邪的。我本人是有經驗的,而且是有長期的經驗,石膏最少要用到麻黃的4倍或者5倍,就是說麻黃用5克,石膏要用到15g到25g,更甚的可以用到30克。

同時還要注意麻黃,張仲景用麻黃,無論是小青龍湯、麻黃湯、麻黃附子細辛湯等等,麻黃都是先煎吹去沫,為什麼要先煎去其沫呢?

要去掉它的這種辛燥之氣,是減少它的辛燥之氣,防止病人發生虛脫,凡是虛人服用麻黃容易大汗淋漓啊。我們現在沒有什麼先煎去其沫,怎麼辦呢?就用炙麻黃,用蜂蜜炙,緩解它的辛燥之氣,所以麻黃要用炙麻黃。麻杏石甘湯本身就是宣洩肺熱,合桑貝散就是清肺熱,化痰濁,這樣進一步控制它的邪熱壅肺的喘咳,這是第一種情況。

疫毒閉肺02

第二種情況,疫毒閉肺型,疫毒閉肺我們又稱為臟腑同病,也稱為表裡俱實證,臨床表現是高熱、咳嗽、吐黃痰、胸悶、氣促,其中有一個更重要的症狀,就是便秘和腹脹,這個時候舌苔往往是黃膩苔或者黃燥苔,脈像也是滑數。

我們知道肺與大腸相表裡,肺熱壅盛,又兼大腸腑實裡結,這不是表裡同病嗎?肺與大腸相表裡嘛,也叫臟腑同病。

這個時候光清瀉肺熱不夠,必須通洩腑氣,所以要用吳鞠通的宣白承氣湯清肺通腑來解毒熱。宣白承氣湯出自《溫病條辨》:“喘促不寧,痰涎壅滯,右寸實大,肺氣不降者,宣白承氣湯主之。”

這個右寸實大就是指的肺脈實大,肺熱壅盛,表面上是肺熱壅盛,而暗中的有一個腑氣不通,所以這個時候通腑就可以泄熱,這叫表裡同治。曾經也有人用防風通聖散的,防風通聖散沒有這個合適,防風通聖散它是治表里外感證的,這裡是指肺熱壅盛的喘促造成腑氣不通的,就用宣白承氣湯。

但注意宣白承氣湯不可久用,為什麼?

大黃、瓜蔞實都是通大便的藥,給人久用就會造成大便泄瀉。我們治病關鍵是要殺病毒,控制症狀,不讓症狀發展,解除病毒以後就不要老吃這個藥,一開開個十付,別人已經拉肚子,怎麼還要吃?那就不行了,要特別注意不要傷伐正氣。

《黃帝內經》《素問·五常政大論》講過這麼一個規矩:“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無毒治病十去其九。”十去其九就夠了,就不要再吃了。

後面怎麼辦呢?“谷肉果菜,食養盡之。”為什麼要這樣做?“無使過之,傷其正也。”不要太過,不要傷害人的正氣,不要動不動就是大黃10克,麻黃10克,瓜蔞實30克,這樣會損傷正氣的。

我要再叮囑一遍,服用宣白承氣湯只要大便一通,喘促一降,高熱一退就可以停藥,這是第二種分型。

第3期

第三期是危重期,危重期就會出現內閉外脫,內閉外脫往往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陰脫,一種是陽脫,這個是一般的規律,凡是病人到生命垂危的時候,往往出現兩脫。

但是這裡要注意它不完全是脫,還有邪閉,這是一個虛實夾雜的病證,這叫內閉外脫,一方面是熱邪深重,二方面是肺部氣津虛脫。

內熱熾盛表現神昏煩躁,胸腹灼熱,因為灼熱在胸腹往往手足不一定高熱,他是逆冷的,這是一個反常的現象,這叫熱鬱在中,陽不能達,就會出現這種現象。

呼吸急促者,這個時候必須輔助他呼吸,不上呼吸機,他呼吸就衰竭。舌質紅絳或者是苔黃或者是苔燥,脈數或者是芤脈或者是促脈。

此時,第一要固脫,第二要開閉,固脫就是固肺氣,固肺津,開閉就是洩肺熱。所以必須有兩個方,第一個方生脈散,生脈散是李東垣的方,出自《內外傷辨惑論》,《溫病條辨》吳鞠通講:“汗多,脈散大,喘喝欲脫者,生脈散主之。

”汗多,大汗淋漓,脈散大,就是大而芤的脈,喘喝欲脫不就是我們現在講的呼吸衰竭嗎?用生脈散,這是固肺氣,救肺津的,這是固脫的。

但是現在這個新型肺炎,熱邪特別重,凡是危重期,就是高熱氣喘,他的高熱與氣喘是並進的,有的雖然沒那麼高熱,他熱邪阻於肺部,阻於胸膈,所以這個時候熱邪深重,必須清熱,因此要用三石湯。

三石湯出自吳鞠通的《溫病條辨》。我們有一個救急的方叫紫雪丹,三石是紫雪丹中的主藥,滑石,石膏,寒水石。吳鞠通講:“暑溫蔓延三焦,邪在氣分者,三石湯主之”。

重點是清三焦暑熱的,其實它化濁,滑石,杏仁,通草,這是化濁的,還有金銀花,這是解毒的,它具有清熱化濁解毒三個作用,因此我們可以用三石湯。

方中滑石、石膏、寒水石的分量都要用的比較重,一般要用20克左右。如果病人出現昏迷就必須配服安宮牛黃丸。這裡我要順便說一下,上海有一個同志給我打電話,不知誰說的,說這次的新型肺炎用安宮牛黃丸可以做預防,所以大家大買安宮牛黃丸。

我說這錯了,安宮牛黃丸是治療熱入心包造成的昏迷不醒的病人,那是熱邪已經深入了,而且產生昏迷,神誌模糊了,才用安宮牛黃丸。

你現在就吃安宮牛黃丸,中醫有一個警句:不要引邪深入,不能引賊入室,是不是?病邪還沒來,你把它引到裡面去幹什麼?這不知是誰亂說的。

所以安宮牛黃丸我們要正確使用,沒有昏迷,絕不能用安宮牛黃丸。不要以為這個藥比較貴,就是好藥,現在老百姓有種錯誤的觀念,藥越貴就是越好的藥,大家都拼命買,誰說哪個藥好就買哪個藥,這是不對的,不能這樣做。

安宮牛黃丸用的時候也要注意,大人一天一丸,小孩不能吃一丸,因為裡面有一些劫伐的藥,比如冰片,比如麝香,比如牛黃,這都是劫傷元氣的藥,要注意一點,用藥不要過度。

危重期還有一個最危險的證型,就是陰竭陽脫。不論什麼病,包括疫病在內,傷陰過度,熱毒傷陰過極往往轉化,造成陽脫。

這個時候的主症手足厥冷,也可以講手足厥逆,全身出冷汗,體溫下降,最重要的是體溫下降,我們用現在的檢測手段,一量體溫多高就知道了。

歷史上我們中醫沒有體溫表的時候,就必須摸人家的手足、身體,特別是胸腹部位,才知道他體溫是否下降,現在體溫表一量就知道了。

精神是十分的極度的萎靡,神識淡漠,舌色晦暗,脈微細。張仲景講少陰病脈微細,有陽脫的情況。

人在生命垂危的時候,往往是陰陽俱損,陰損及陽,首先有陰脫,而後造成陽脫,這是一個基本的規律。

到陽脫的時候大汗淋漓,四肢厥冷,體溫下降,脈象甚至看不到了,這個時候毫無疑問要溫陽固脫,用參附湯加上龍骨牡蠣叫參附龍牡湯,這就是固氣脫的。

但是要注意不能弄錯,如果尚有熱邪的時候,不能用,如果是以津脫為主的不能用,這個時候一定是陽脫氣脫。

我們要抓住他的特點,體溫下降,脈象微細,舌淡紫,這樣才能用參附湯,參附龍牡湯,這是第三期危重期。

第4期

第四期就是恢復期,有的在危重期已經被治好了,或者病人沒進入危重期就已經開始好了,到了恢復期,恢復期好辦了。

恢復期一般是兩種傾向,我們知道熱病最容易傷陰,疫病同樣如此,無論是溫熱疫邪也好,濕熱疫邪也好,往往都容易傷陰。

溫熱病的後期是傷陰的,溫病學家講了“存得一份津液,便有一分生機”,“存得一份津液,便有一份生理”,這是必然的。

濕熱病容易導致陽衰,溫病學家也講了,這個濕熱病治陽衰,不一定要用溫藥,要用利濕的藥,防止他陽衰。這是溫病學家講的,我們對疫病也要按照這個規律去治療他的恢復期。

所以恢復期無非是兩種,一種是津虧的,一種是氣虛的。

津虧01

津虧了,哪兒津虧呢?一個是肺,二個是胃,我們稱為肺胃陰虛型,也可以講肺胃津虧型,口乾,食少,疲乏,舌紅少苔,當然有的還舌上乾燥,這裡要注意到舌色非常重要。

凡是陰虧了,第一個表現就是舌紅少苔,不是血虛,如果是血虛那是舌淡,或者是熱邪傷人造成津虧,他是舌紅少苔。

溫病學家葉天士曾經講過,“溫病救陰猶易,通陽最難,救陰不在血,而在津與汗。”這種病後期不是血虛,而是津虧。

如果是血虛,臉色淡黃,舌淡,而這裡是津虧,所以病人表現一定是舌紅少苔或者是舌紅而乾,這一點是一定要注意的。

用什麼方呢?要滋養肺胃的陰,用沙參麥冬湯。這個沙參麥冬湯出自葉天士的葉氏養胃湯,所以我經常說沙參麥冬湯不是吳鞠通的,而是葉天士的,葉天士的葉氏養胃湯:沙參、麥冬、玉竹、扁豆、桑葉、甘草,六味藥,吳鞠通加了一味藥——天花粉,就變成沙參麥冬湯了。

我讀了這些書以後,我經常講沙參麥冬湯是葉天士的不是吳鞠通的,當然吳鞠通加了一味藥,那就把名字給改了,我想應該改為加味葉氏養胃湯,當然吳鞠通已經講沙參麥冬湯,葉天士與吳鞠通都是我們的老前輩,所以還是叫沙參麥冬湯,它就是滋養肺胃陰虛,促進飲食,解除餘熱,這是一個。

溫邪犯肺02

第二個脾肺氣虛,這個病在肺,肺氣虛,肺主氣,但是脾為肺之母。脾者土也,肺者金也,我們要用培土生金法,補肺必先補脾,這是一個基本道理,這是我們中醫一貫的原則。所以脾肺氣虛,重點是補脾,然後益肺氣。

用什麼方呢?用劉河間的黃芪四君子湯加陳皮、法夏,我們稱之為黃芪六君子湯,也就是六君子加黃芪,一補脾肺二補氣虛,這樣就恢復得很快,這個恢復期就好辦了。我們要掌握的就是一個是屬於陰虛的,一個是屬於氣虛的。

在治療方案裡面,我們主要就擬定這麼一個四期的方案,這四期的方案大概的東西,我想都應該囊括進去了,當然有些病人因為體質的差異,有些地方因為局部地理氣候的關係,或者是生活習慣,或者有些人素有什麼痼疾,他在病變表現過程中會有一些不同,我們要隨證施治,總而言之要辨證施治。

《黃帝內經》《靈樞·壽夭剛柔篇》講:“人之生也,有剛有柔,有弱有強,有短有長,有陰有陽。”

人的體質是有差異的,有剛柔的區別、有強弱的區別,有肥瘦的區別、有陰陽的區別,何況還有老少的區別。

總之,我們要針對不同的體質,根據他不同的表現,隨證施治。我們講的這些只是一個主流的,一個梗概的東西,所以剛才講的這些主方前面都加了三個字,“推薦方”,這是給大家推薦的,不是一定不移的。

但是我們不論怎麼辦?都必須要把握這個病的病邪性質,病變部位,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病?它的趨勢是什麼?這一點我們是必須清楚的。

預防

關於預防,這裡出了兩個預防方。

一個預防方是針對虛人來的,尤其屬於虛寒體質的,我想老年人,寒氣重的人,素體陽氣不足的人,這是實用的。

大家都知道中醫的理論,“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邪之所在,皆為不足。”這都是《黃帝內經》的理論,所以我們要固正氣。

第一個處方是針對固正氣,治療虛寒,對虛寒體質用於預防的方。

第二個方就適合普通的人群,特別是幼年兒童人群是最合適的,因為它是辛涼禦邪,清熱解毒的一個方,就是銀翹散加減的一個方,用了銀花、連翹、甘草、板藍根解毒,用了蘆根、桑白皮清肺熱,用了荊芥、薄荷辛涼透邪,所以它是一個清肺解毒,禦邪在外的方,普遍的人都可以用。

預防藥分量不要重,用的時間也不需要長,3到5付即可,不要把它作為飲料去喝,不要一天都吃這個藥,我們不主張大家天天吃這個藥,三到五天即可。

現在預防重點是要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這是關鍵。全方位嚴密隔離措施,這是切不可少的,大家要知道這個病是由口鼻傳染的,這是呼吸道傳染病。現在電視里天天講,要戴口罩,要勤洗手,要隔離,不要到公共場所去,這完全是對的,大家認真做到就行了。

總結

我想這次疫病的發生和流行,對我們全體中醫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既考驗我們的醫德醫風,也考驗我們的醫療技術和醫療水平。

我們不單單是要有決心,更重要的是要有辦法,而且要有準確的辦法,要有準確的施治法則,要有準確的預防措施,這才能夠真正為人民的生命和健康負責,所以我們既要有決心,又要有辦法。

我希望我們大家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在湖南省委省政府和省衛健委、省中醫藥管理局的直接領導下,我們大家共同努力,盡快打贏這場防疫的阻擊戰。謝謝大家!

2020年2月5日


February 08, 2020

世蔚堂中醫館:

Related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