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可老中醫驗方——烏蛇榮皮湯可以治療多種皮膚病

( last updated : January 19, 2020 )
李可 濕疹 老中醫 皮膚病


目錄

我們尊重知識產權,以下文章內容,從多方彙集而成,主要是供日後參考學習之用,並非用於商業,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繫。另外,網絡信息繁雜,疾病性質,個體體質等複雜多變,慎無隨意將如下方法用於自己或病人身上,否則後果自負。本網站特此聲明。

烏蛇榮皮湯可治十五重膚病,皮科治驗錄 此方是名老中醫李可所創,專治皮膚病,如頑癬,尋麻疹・濕疹,等等可治十五重膚病,皮膚病很少危及生命,但頑固難愈。患者痛苦纏綿,醫者焦頭爛額,有的患者因反覆發作而自殺・確是醫學一大難題。故有“醫生不治癬,治癬丟了臉”之諺。

“烏蛇榮皮湯”,執簡馭繁,用治多種皮膚頑症,竟獲奇效

烏蛇榮皮湯概述

本方為李可老中醫所創,可治療十五種皮膚病:牛皮癬、鵝牚風、神經性皮炎等多種皮膚病。

方劑組成

生地(黃酒浸)30g、當歸30g、桂枝10g、赤芍15g、川芎10g、桃仁10g、紅花10g、丹皮15 紫草15g、首烏30g、蒺藜30g、白鮮皮30g、烏蛇肉(蜜丸先吞)30g、炙草10g、鮮生姜10片、大棗10枚。

制方原理

此方中桃紅四物合桂枝湯,養血潤燥,活血祛瘀,通調營衛。定風丹( 首烏、蒺藜對藥) 滋養肝腎,烏鬚發,定眩暈,養血驅風止癢;丹皮、紫草涼血解毒;白蘚皮苦鹹寒,入肺與大腸、脾與胃四經,功能清濕熱而療死肌,為風熱瘡毒、皮膚癢疹特效藥。服之,可使潰爛、壞死、角化之皮膚,迅速層層脫落而愈,脾胃虛寒者酌加反佐藥,本品對濕熱黃疸,兼見全身瘙癢者,對症方加入30 克,一劑即解。烏蛇肉一味,歸納各家本草學論述,味甘咸,入肺脾二經,功能祛風、通絡、止痙。治皮毛肌肉諸疾,主諸風頑癬、皮膚不仁、風瘙隱疹、疥癬麻風、白癜風、瘰癧惡瘡、風濕頑痺、口眼歪斜、半身不遂,實是一切皮膚頑症特效藥。又據現代藥理研究證實,含多種微量元素,鈣、鐵、磷多種維生素、蛋白質,營養豐富,美鬚髮,駐容顏,延年益壽。諸藥相合,可增強體質,旺盛血行,使病變局部氣血充盈,肌膚四末得養,則病癒。 本方可治15 種皮科頑症。

李可老中醫治皮膚病驗方

李可,男,漢族,山西靈石人,生於1933年,畢業於西北藝專文學部。逆境學醫,經全省統考獲中醫大專學歷。曾任靈石縣中醫院院長,中華全國中醫學會山西分會會員,《中醫藥研究》特邀編委,香港《中華醫藥報》醫事顧問,全國民間醫藥學術研究專家委員會委員、特約研究員。

  致力於中醫臨床與研究46年,崇尚仲景學說。擅長融寒溫於一爐,以重劑救治重危急癥。自創方劑28首,對各科疑難雜癥有獨到的救治經驗,是山西中醫界獨具特色的臨床家之一。

  李氏最突出之處是擅長以重劑附子、烏頭類峻藥搶救瀕危病人,使數以千計的垂危病人起死回生,其中被西醫下了病危通知書者已有百余人。毋庸諱言,目前急救一般都是西醫的事,然而,在他任職靈石人民醫院中醫科時,急救卻是中醫科的事,這在全國各醫院中可謂絕無僅有,由此被著名中醫大家鄧鐵濤稱為“中醫的脊梁”。

烏蛇榮皮湯皮科治驗錄

  皮膚病很少危及生命,但頑固難愈。患者痛苦纏綿,醫者焦頭爛額,確是醫學一大難題。故有”醫生不治癬,治癬丟了臉”之諺。作為基層中醫,求治者五花八門,不允許自封專家,而把眾多患者推出門去。古代中醫能以患者的疾苦為己任,隨時改變自己的專業。我輩雖在醫學水平上望塵莫及,但為患者解除疾苦的赤誠還是有的。於是逼上了皮科難癥攻關之路。

  初期,見皮治皮,搜集了大量外用方,以塗抹擦敷為能事,止癢消炎解除燃眉之急,也有小效。但大多暫愈後發,此伏彼起,窮於應付。此路不通,日久才漸有領悟。

  皮膚病雖在皮膚膚節,卻內連臟腑,並與情誌變動、氣血失和息息相關。一切皮膚病的根本原因,首先是整體氣血失調,”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然後風、寒、暑、濕、燥、火六淫之邪,或長期接觸有害物質,諸多外因趁虛襲人而致病。則治皮之道,首當著眼整體,從調燮五臟氣血人手。見皮治皮,永無愈期。遂創”烏蛇榮皮湯”,執簡馭繁,用治多種皮膚頑癥,竟獲奇效。方劑組成如下:

  生地(酒浸)、當歸各30克,桂枝10克,赤芍15克,川芎、桃仁、紅花各10克,丹皮、紫草各15克,定風丹60克,白蘚皮、烏蛇肉各30克(蜜丸先吞),炙草10克,鮮生姜10片,棗10枚。

  方中桃紅四物合桂枝湯,養血潤燥,活血祛瘀,通調營衛。定風丹(首烏、蒺藜對藥)滋養肝腎,烏須發,定眩暈,養血驅風止癢;丹皮、紫草涼血解毒;白蘚皮苦鹹寒,入肺與大腸、脾與胃四經,功能清濕熱而療死肌,為風熱瘡毒、皮膚癢疹特效藥。服之,可使潰爛、壞死、角化之皮膚,迅速層層脫落而愈,脾胃虛寒者酌加反佐藥,本品對濕熱黃疸,兼見全身瘙癢者,對癥方加入30克,一劑即解。烏蛇肉一味,歸納各家本草學論述,味甘鹹,入肺脾二經,功能祛風、通絡、止痙。治皮毛肌肉諸疾,主諸風頑癬、皮膚不仁、風瘙隱疹、疥癬麻風、白癜風、瘰癧惡瘡、風濕頑痹、口眼歪斜、半身不遂,實是一切皮膚頑癥特效藥。又據現代藥理研究證實,含多種微量元素,鈣、鐵、磷多種維生素、蛋白質,營養豐富,美須發,駐容顏,延年益壽。諸藥相合,可增強體質,旺盛血行,使病變局部氣血充盈,肌膚四末得養,則病愈。

  本方可治15種皮科頑癥。茲舉驗案數則如下:

一、鵝掌風

  1.段文秀,男,57歲,延安村老羊工,1976年9月初診:兩手掌龜裂出血,癢痛難忍7年,掌部粗糙如樹皮。縣醫院外科診為手癬、掌角化癥。患者牧羊41年,外受風霜雨露之侵,雙手日日接觸畜糞,致風毒凝結肌膚,日久深伏血絡,營衛阻塞,肌膚失養,血虛不榮四末。服本方7劑痊愈。

  2.蘇風仙,女,22歲,靈石火車站工人,1977年6月7日初診:右手鵝掌風4年零3個月。龜裂,癢痛,出血,冬季加重。每月經行2次,色黑不暢。正值經前,面部滿布紅色丘疹,奇癢難忍,脈數苔黃。癥由腳癬時時搓癢傳染,濕熱內蘊,血熱而瘀,不榮肌膚。予基本方加黑芥穗、皂刺各10克入血清透。

  6月17日二診:上方服5劑,下黑血塊屑甚多,而部紅疹己退,右掌龜裂愈合,皮損修復,仍感癢痛。久病營衛阻塞,加麻黃5克、桔梗10克,開表閉以通皮部之氣;日久頑疾,加狼毒3克攻毒;黃帶陰癢,加生苡仁30克,黃柏15克,蒼術15克,川牛膝30克,蛇床子30克,以清濕熱。

  7劑後諸癥皆愈,追訪5年未復發。按:基本方內暫加的狼毒,《綱目》謂有大毒。主”惡瘡,鼠瘺,疽蝕”,”積年幹癬,惡疾風瘡”。近代臨床實驗證實,對頸淋巴結核,睪丸、骨、皮膚、肺等結核,有顯效(狼毒棗),對各種頑固、積久難愈之皮膚病,煎劑加入3克,有奇效。古方末服”方寸匕”約1克。日3服則為3克,今入煎劑,又參合眾多扶正解毒群藥,絕無中毒之虞。

  3.田玉英,25歲,土黃坡農婦,1976年9月初診:患鵝掌風5年,手足掌枯厚失榮,燥裂腫脹,流黃水,癢痛難忍,百治不效。面色萎黃不澤,經量僅能淹濕衛生紙少許,白帶亦甚微,月月超期,近半年來二三月始一行。脈細弱,舌淡齒痕。瀕臨血枯經閉之險,皮膚微恙,已屬細微末節。所幸後天健旺,能食易饑。當從調補五臟氣血入手。基本方生地易熟地,砂仁拌搗以防滋膩害脾;加生芪45克,紅參10克(另燉),焦白術、茯苓各30克。肺主一身大氣,以黃芪運大氣,黃芪又主”大風”(一切皮膚頑癥的總稱)且能化腐生肌斂瘡。脾主四膚,以四君健脾運中而溉四旁,充養氣血以榮四末。7劑。

  9月14日二診:上方服後,諸癥均減,效不更方,7劑。

  9月30日三診:腫消,患處每隔2~3日脫皮一層,龜裂愈合,皮損修復。面色紅潤,月經復常。肌膚微感癢麻,乃表氣未通。加麻黃5克,又服7劑痊愈。追訪至31歲,健康如常。

  本法曾治愈60歲以上、75歲以下男女老人16名之全身瘙癢頑癥,乃高年氣血虛衰,內燥化風,不榮四末,基本方加生芪60克,少則3劑,多則6劑皆愈。

二、牛皮癬

  1.劉春香,女,29歲,水頭村農民。1976年春,患全身泛發性牛皮癬2月余,頭面頸項,胸背四膚,無一處完好。皮損如老樹皮,燥裂出血,瘙癢無度,搔破則流黃水。經西醫脫敏、靜註鈣劑40余日不效,後繼發感染,頸部、耳後、鼠蹊部淋巴結均腫大如杏,夜不成寐。追詢病史,知其癥由產前過食辛辣發物,產後過食雞魚,致血燥化風,且產後未服生化湯,舌邊尖瘀斑成片,胞宮留瘀,經前腹痛。古謂:”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此癥毒郁血分,非徹底透發於外,很難痊愈。乃疏基本方加二花90克,連翹30克,清熱解毒;加皂刺、牛子、黑芥穗各10克,入血透毒於外。

  藥後,頭面部新發出皮疹幾乎滿臉,額上結痂。腫大之淋巴結消散。原方又進4劑,不再發。去二花、連翹又服7劑,凡病處皆脫殼一層而愈。愈後,其皮膚較病前細嫩、紅潤,黧黑之面色,變為白嫩,人皆驚異。

  2.韓俊芳,男,22歲,外科轉來病人,1983年6月初診:患牛皮癬2年余,近因搔破感染,外科用抗菌消炎,抗過敏,溴化鈣靜註1周無效。癢痛夜不能寐,雙手背腫脹青紫,血痂累累,右腿內側上1/3處粗糙潰爛,惞赤腫痛,腹股溝淋巴結腫硬疼痛,舉步艱難。心煩口渴,舌紅無苔,脈沈滑數。癥由嗜酒無度,濕熱深伏血分,蘊久化熱化毒。

  基本方生地重用120克,清熱涼血,加二花45克,連翹30克,木鱉子15克,僵蠶10克,解毒散結消腫;日久頑疾,加狼毒3克攻毒;以牛子、皂剌、黑芥穗透發血中伏毒;蟬衣10克,引諸藥直達皮部。

  上藥服5劑諸癥均愈。小青年不遵禁忌,恣食魚蝦酒酪,時時復發。留有舊方,照方取藥,服三五劑又愈。古人飲食禁忌之說,乃經驗之談。某病當忌食某物,犯禁則引發宿疾,確有至理,皮膚病之纏綿難愈多與不遵禁忌有關。按:本鱉子,為基本方偶加藥。《綱目》載,苦,微甘,有小毒,《中藥大辭典》載,功能消腫散結,祛毒。治癰腫,疔瘡,瘰癧,痔瘡,無名腫毒,癬瘡……余用此藥治皮病繼發感染,淋巴結腫大,煎劑極量30克(勿須搗碎),一劑即消,中病則止。未見不良反應。

三、神經性皮炎

  1.王勵生,17歲,中學生。1977年6月17日,因頸兩側、雙肘外側對稱性皮損8個月求治。患處皮膚燥裂出血,奇癢難忍,結痂厚如牛皮。頭眩,口渴,舌光紅無苔,舌中裂紋縱橫如溝,脈弦數。患者個性內向,木訥寡言。被老師訓斥,情懷抑郁,不久發病。肝郁氣滯,五誌過極化火灼陰,血燥化風。陰傷頗甚,側重養陰,少佐疏肝:

  基本方生地重用120克,加女貞子、旱連草、黑小豆、粉葛根、阿膠各30克(化入),柴胡3克,狼毒1.5克,7劑後諸癥均愈。

  2.張玉珍,女,41歲,延安村農民,1976年6月3日初診:全身瘙癢18個月,其面頰部、耳垂部、手腕外側呈對稱性皮膚千燥脫屑。病起產後自汗,汗出當風,則患部腫起脫皮,癢痛如錐刺。唇色紫絳,舌色紫暗,邊尖有瘀斑。便燥,3日一行。脈沈澀,癥屬肺衛失固,血虛內燥夾瘀,復感風毒。

  基本方當歸重用90克,加玉屏風固衛(生芪30克,白術20克,防風10克)。

  上藥連服7劑,服4~5劑時,正值經行,下紫黑血甚多,經凈,諸癥皆愈。

四、花斑癬

  縣工商行政幹部王恩寅,45歲,1976年7月16日,因全身瘙癢來診,病已3年,百治不效。山醫二院診為花斑癬。其癥,全身起紅色小丘疹,瘙癢無度,搔破後流血水,結痂。雙手掌部皮損暗紅、枯厚、脫屑。脈滑數,苔黃膩。癥由嗜酒無度,內蘊濕熱,復感風毒,伏於血絡。類似《金鑒》外科描述之”血風瘡”癥。法當涼血化瘀,清利濕熱。

  基本方加苦參30克,蒼術15克,以皂刺、黑芥穗各10克,入血透毒。難癥痼疾,加腎四味調補先天。

  上方連服6劑,癢止,不再起疹,手部脫殼一層而愈。追訪7年來發。

  按:花斑癬俗稱汗斑,是由一種嗜脂性圓形糠秕孢子菌引起的皮膚真菌感染。此菌喜溫暖潮溫及油膩環境,在南方屬常見病,好發於多汗、多脂的青壯年和不註意個人衛生或身體抵抗力低下者,起病緩慢,病程長,頑固難愈。皮疹多在夏天發作,冬天靜止,好發於頸、胸、肩等部位。表現為小片狀褐紅、淡褐或淡白色鱗屑狀斑片,故名。病雖不大,纏綿難愈,頗令人苦惱。專科對此病,見病治病,只在”皮”上下功夫,不註重整體調節,故久治不愈。這也是兩種醫學體系最大不同點,萬病皆然,值得深思。

五、白癜風

  1.李玉生,男,17歲,靈石煤礦工人子弟,1977年7月3日初診:雙頰部白癜風呈雲團狀,中心蒼白脫色;左眉毛變白已40天,全身瘙癢。癥由營衛失和,風毒郁結肌膚。

  基本方加狼毒2.5克,5劑後癥狀消失而愈,追訪至婚後末發。

  2.高廣成,男,20歲,水峪人,1976年5月3日初診:病程6年,面頰雙側斑駁如花臉,四肢滿布斑塊,中心蒼白,周圍紅暈,癢感,口渴,舌絳而幹,脈沈數。證屬血虛內燥化風,肌膚失養。

  基本方白蒺藜重用90克,加沙苑子30克,女貞子、子蓮草各30克,狼毒3克。

  經治34天,服藥31劑,服至10劑後,每隔2~3日而部即脫皮一層,面目四肢病區,已了無痕跡。唯覺腰困如折,原方去狼毒,加青蛾丸(鹽補骨脂30克,核桃肉5枚)7劑補腎固本而愈,追訪3年未復發。

  3.城關醫院會計王雅琴,女,41歲,患本病20年。面部斑駁,白一片,紅一片,黑點,黃褐斑點綴其間,猶如京劇臉譜。漸漸發展至體無完膚,睫毛、眉毛亦變白。皮癢脫屑,脈細數,舌邊瘀斑成片。從血燥化風,氣虛夾瘀不榮肌膚論治。

  積久頑疾,基本方加狼毒3克,氣不運血,皮毛失養,加生芪100克。服10劑,癢止,病變部位蒼白處逐漸變紅。再投拙擬”克白散”一料:

  沙苑於750克,九制豨薟草500克,烏蛇肉250克,定風丹300克,三七100克,藏紅花、烏賊骨、白藥子、蒼術、蚤休、降香、紫草、甘草各50克(制粉),每服5克,3次/日。

  上藥服半年,服至45天時,皮膚色素基本均勻復常。全部服完後,面部之黑點、黃褐斑亦退凈。

  按:本病是一種常見難治病,雖不危及健康,但好發於青年男女,外觀不雅,頗令患者苦惱。70年代中,余參酌古今論著,創制”克白散”,經治多人皆愈,方中之沙苑子補益肝腎,從近代藥理研究得知,確是一味寶藥。含有多種稀有微量元素,能增強人體免疫功能。助長發育抗衰老,抗癌。可增強內分泌激素的生成,增強新陳代謝。對一切整體失調類疾病,均有調補作用。

  方中三七(半生用半油炸),藏紅花(含多量維B2)益氣補虛,養血活血化瘀,旺盛血行,營養肌膚。定風丹補肝腎,養血驅風,為皮科要藥,故為本方主藥。余藥化濕健脾,清熱涼血解毒。諸藥相合,共奏補益肝腎,祛風勝濕,益氣運血,營養肌膚功用。藏紅花價昂,可倍加三七代之。

六、疣

  疣,贅生物,俗名”瘊子”,可出現於全身各部。現代分為傳染性疣、扁平疣等。余曾治數十例疣癥。以基本方合麻杏苡甘湯:麻黃10克,生苡仁45克,杏仁泥10克,白芷10克(後下),炮甲珠5克(研末沖服),少則3劑,多則7劑,皆自行脫落而愈。茲舉一例:

  甄林燕,女,34歲,城關市民。患左頰部、左手背扁平疣2年多,挑,刺,禁(以絲線紮緊瘊子根部,使之缺血壞死),塗(鴨膽子),內服中藥數十劑,皆無效。日見增多,面部有黃褐斑,痛經,舌質紫暗,脈澀,黃帶。斷為濕熱內蘊,瘀血內阻,營衛阻塞,不榮肌膚四末。予基本方合麻杏苡甘湯加白芷通竅,炮甲珠6克(研沖服),7劑後瘊子全部自行脫落,黃褐斑亦退凈。

七、青黴素過敏性皮炎

  朱定鴻,男,30歲,頂棚工人。1983年11月7日,因腿部感染註射青黴素2日後,忽然氣喘痰鳴,寒戰嘎齒有聲,全身喉癢無度,口渴脈浮緊。予小青龍加石膏蟬衣:

  桂枝、赤芍各10克,炙草6克,麻黃、細辛、五味子各10克,生半夏、生石膏、蟬衣各30克,生姜10片,棗10枝,2劑。

  11月9日二診:喘定,癢甚,全身片狀風團滿布,愈搔愈多,致血痂滿身,無片刻寧靜。脈轉浮數。擬清透血分伏毒,兼和營衛。

  基本方加蟬衣、浮萍各10克,黑芥穗5克,2劑後痊愈。

八、過敏性濕疹

  白改素,女,35歲,南王中煤礦家屬,1983年9月7日初診:患過敏性濕疹52天。初病右頭維穴處起紅疹,瘙癢極重,搔破後流黃水,浸淫成片。繼而背部及少腹起大片風團,搔破後流黃水。日輕夜重,奇癢不能入睡。近1周來繼發感染,泛發性膿皰瘡布滿少腹及背部。腹股溝及耳後淋巴結腫硬劇痛。脈細數,舌尖部有瘀點。經抗菌、抗過敏治療20日不能控制,濕熱化毒深伏血分,擬方清透。

  基本方加二花90克,連翹、木鱉子各30克,苡仁45克,蒼術、黃柏各15克,”全蟲12只,蜈蚣2條”(研末沖服)土茯苓120克,煎湯代水煎藥,3劑,日3夜1服,因劑量大,共服5日,痊愈。(大劑量土茯苓對重癥濕疹,確有覆杯而愈之效)

九、黃水瘡頑癥

  溫夠英,女,27歲,忻縣小學教師,1983年10月31日初診:後發際、右耳後黃水瘡11年,右頸淋巴結腫大如杏核。每年打針、服藥、外治皆無效。癢痛難忍,搔破則流黃色粘液,所到之處即浸淫成瘡。近來由於淋巴腫大,頸項僵硬,轉動不靈如”斜頸”。脈沈滑,兩關弦勁。積久頑疾,血分必有伏毒,基本方:

  白蘚皮加至90克,木鱉子30克,狼毒3克,黑芥穗10克,土茯苓120克(煎湯代水煎藥),葛根60克,蒼術15克。

  上方連服3劑而愈。從忻州來信,表示謝意。

十、斑禿

  孫忠東,男,21歲,縣糧食加工廠工人。患斑禿3個月,隔幾天脫發一塊,呈圓形。滿頭黑發,幾乎脫光。頭皮癢,脫屑。除煩躁外別無所苦,脈舌如常,唯便幹,2~3日一行。蓋亦濕熱阻塞營衛,血虛內燥,不榮皮毛所致。烏蛇主須眉脫落,定風丹養血去風,桃紅四物養血清熱化瘀,當屬對癥。發為血之余,腎其華在發,加骨碎補30克,病在頭部,少佐白芷5克,通上竅,加入基本方內,囑服5劑,不料服後不及1周,其脫發處已長出新發。

十一、皮膚劃痕癥

  王萍,34歲,營業員。患本病7年。中產後風寒入絡所致,久治不愈,今年入夏癢甚,夜不成寐。面部見風則腫,肌膚頑麻不仁。帶多清稀如註。腰困如折,起立則眩暈。舌淡潤,脈弱。

  基本方去生地、丹皮、紫草、白蘚皮,加生芪30克,白術20克,防風10克,麻黃、附子、細辛各10克,脫敏靈(蘇葉、浮萍、蟬衣、地龍)40克,腎四味120克,3劑。

  治風先治血,基本方養血活血潤燥去風,通調營衛,烏蛇主大風益肌膚,麻附細解久伏之風寒,玉屏風固表,腎四味固護腎氣,脫敏靈脫敏。如此中西醫理大雜燴組成一方,此病競獲治愈,實屬僥幸。

十二、臁瘡(下肢潰癥)

  王翠英,女,66歲,兩渡鎮人,1977年7月25日初診:雙下肢內側潰瘍3個月,皮色青紫,滋水淋漓,癢痛不能入睡。右寸關細弱,舌淡有齒痕。高年,氣血虛衰,脾虛氣陷,濕毒下流。

  基本方加生芪45克,白斂12克,益氣化腐生肌斂瘡,生苡仁30克,黃柏、川牛膝各10克,苦參30克,土茯苓120克,煎湯代水煎藥,白蘚皮30克清熱燥濕去死肌,3劑。

  7月28日二診:上方每劑兩煎內服,藥渣煎湯一盆沖洗。另外貼臁瘡膏。2劑後癢痛止,已無滲出液,3劑後患處結痂,又服3劑痊愈。

  附:臁瘡膏方

  主治:臁瘡–下肢潰瘍,肢水淋漓,浸淫成片,刺癢鉆心,纏綿難愈。

  組成:銅綠,輕粉,松香,乳沒,蜂蠟,本人指甲,阿魏,人頭發各等分,量瘡面大小定量,起碼量3克。另備桑樹枝1條,香油適量。

  制法:先將香油傾入鍋內煉沸,倒入藥末,煎熬1刻鐘,以桑枝頻頻攪動。煎妥後,以白麻紙7張(以瘡面大小為準),放入藥液中蘸飽均勻,挑出晾冷,疊成一疊,以縫衣針密刺小孔。

  用法:先將患處用鹽、花椒水趁熱熏洗幹凈,將制妥之油紙7張包裹患處。每晚睡前,將油紙打開,先以鹽椒湯熏洗患處,將靠腿的1張油紙剝下棄去。所剩6張仍用原法包好,每日如此,7日即愈。

  此方為轉業軍人馬來友祖傳秘方,余用此法治40余人皆愈。若配以對癥方藥,內服更佳。凡下部瘡瘍久不收口,上氣必虛,重用生芪立效。

十三、過敏性紫癜痼疾

  張淑琴,52歲,張礦家屬,1984年7月19日初診:患過敏性紫癜37年,14歲時,適值經期,正在洗頭,被母追打,赤身跑出野外,遂致經斷。當晚腹痛陣作,下肢發出青紫斑塊多處。3日後喝紅糖生姜末,全身燥熱,發際、耳、目、口、鼻、喉、前後陰,癢如蟲鉆,發一身點、片、條狀紅疹而解。此後,年年不論冬夏發病3~5次、7~8次不等。連生8胎,2胎產後服生化湯3劑,競1年未發。

  今次發病3日,正在出疹之際,腹痛如絞,抓搔不已。視之,右腿有紫斑4處,左腿2處,臍上到胸,背後至胯,紅雲片片。抓耳,撓腮,揉眼,奇癢如萬蟲鉆心。診脈沈數,舌紅苔黃,邊尖瘀斑成片。

  此癥之來龍去脈已清。初病經期風寒外襲,邪入血室,暗結病根。日久化熱,濕熱與血凝結成毒,正邪相爭則病作。2胎服生化湯,和營活血,推陳致新,恰中病機,故1年未發。今病又作,是邪有外透之機,當因勢利導以烏蛇榮皮湯進治。方中桃紅四物合桂枝湯涼血化瘀和營,丹皮紫草可代犀角,更加青黛10克,共奏清營化斑之效,定風丹養血驅風,白蘚皮清化血中濕熱而止奇癢,烏蛇扶正托毒治大風,加地榆30克,白蘞15克,清腸解毒斂瘡,以黑芥穗、皂刺深入血絡,透發伏毒,三七10克破瘀,直搗病巢。上方連服10劑,數十年痼疾竟得治愈。追訪3年零7個月未復發。

  又曾治7~13歲兒童20余例。本病為過敏性疾患,多因小兒先天腎氣未充,免疫力低下所致。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故當辨證求本,不可見血止血。大約稟賦強者,從陽化熱,表現為肝不藏血,血熱妄行。證見面赤氣粗,口苦目眩,溲赤便幹,急躁易怒,紫癜成團、成片,色紫黑,脈多滑數,約占患病小兒的十之七八。借鑒溫病發斑之理,以桃紅四物湯加丹皮、紫草、大薊、青黛,清熱解毒,涼血化斑,多數在半月內痊愈。腹痛者加白芍甘草湯、地榆、白蘞清腸解毒斂瘡,加三七粉3克,行瘀止血,重用大薊30克,貫徹始終,清熱解毒,利尿止血,可有效保護腎臟。遷延失治,腎功受損者,亦可迅速消除蛋白尿。紫癜消退之後,改方桃紅四物湯加阿膠、三七粉,養血柔肝善後。

  稟賦弱者,從陰化寒,表現為脾不統血。證見面黃肌瘦,食少便溏,氣怯汗多,精神萎頓,紫癜色淡或鮮紅如妝,脈多細弱。約占患病小兒的十之二三。治當補氣,溫脾攝血。補中益氣湯重用生芪60克,加姜炭、三仙炭各10克,三七3克;腹痛者加吳茱萸、肉桂各10克解痙;大便潛血陽性者,三七加倍,以化瘀止血。腰困膝軟者,加腎四味各10克,以固護腎氣。方中姜炭、三仙炭為溫脾止血要藥。凡用此法治愈的小兒,無一例復發。

  上述二型,可互為演變。肝不藏血者,過用苦寒,損傷脾胃之陽,可虛化為脾不統血,亟亟改弦易轍,溫脾統血。脾不統血者,正氣來復,陰證轉陽化熱,大是佳兆,予補中益氣湯內加知母20克、大薊30克即可。

  小兒臟腑嬌嫩,臟氣輕靈,傳變迅速,一撥便轉。疾病變化萬千,總是要以人為本,針對個體特異性,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謹守病機,法隨證變,不可拘執。

十四、黃褐斑

  王秀英,女,26歲。靈石車站上作人員,產後面部生出黃褐斑,雙頰、鼻眼交界處、額部,呈多個”井”形圖案,腰困多夢,年余久治不愈。脈澀,舌雙側瘀斑成條,面色灰滯欠華。

  基本方加腎四味120克,白芷、降香各10克,師通竅活血湯意,以黃酒半斤入水共煎。

  上方連進6劑,經行,下黑血塊甚多。隔10多天後,一照鏡,已全部退凈。上方經治本病約300例以上,皆一診而愈。

十五、局限性皮肌炎

  張和平,男,27歲,靈石運輸社馬車工人,1979年10月27日初診:上唇木腫,2個月不消。初病上唇左側腫如大米粒,誤作唇疔,以三棱針局部放血後,半小時內腫延全唇,次日腫齊鼻翼,半月後腫勢蔓延至雙顴骨,右眼肌麻痹,不能閉合。刻見唇腫外翻,多處進裂出血,麻木不知痛癢。愈冷,愈覺木厚而脹。晉中二院外科診為”局限性皮肌炎”,囑患者找中醫尋求治法。脈浮弱,舌淡胖,齒痕累累。

  考患者系馬車工,經年累月,飽受風霜霧露外襲,營衛阻塞,大氣不運,衛外失固,寒邪趁虛襲絡,法當益氣和營活血為主。

  基本方去生地、丹皮、紫草、白蘚皮。加生芪30克,白芥子10克,去皮裏膜外之痰凝,3劑。

  10月31日二診:唇部變柔軟,口已可閉合。左嘴角有1結塊如杏大,質硬。自汗而涼,氣怯。加紅參10克(另燉),”炮甲珠3克,麝香0.15克”(研末沖服),通絡化瘀散結。

  11月6日三診:上方連服6劑,結塊已消,全唇變軟,有皺紋出現。患者家庭困難,已帶病上班,晨起見風寒則唇部發木,發癢,勞累一日,入夜腰困如折,尺部脈極弱。想必青年不慎房室,久病及腎,固本為要。

  補中益氣、陽和、桂枝湯、玉屏風合方,加腎四味鼓舞腎氣。上方共服10劑,諸癥皆愈。追訪至1989年,無異常。且體質較病前大為改觀,數年來未曾感冒。

十六、瘡毒內攻

  城關居委書記師烈雲,40歲,患兩下肢內臁潰瘍年余。瘙癢無度,滋水淋漓,百治不效。1981年4月7日,一人令塗桐油一夜。次晨,局部痛如火灼。延至12時許,兩腿內側從內踝至腹股溝處焮赤腫痛,淋巴結亦腫。高熱41度,寒戰如瘧,頭痛如破。神昏譫妄,面赤如醉,目赤如鳩。口氣穢臭,苔黃燥,中根已黑,脈沈數實。證屬瘡毒內攻,予攻毒承氣湯掃蕩血毒:

  二花120克,連翹90克,生大黃、木鱉子、蚤休、柴胡各30克,天葵子、甘草各15克,蜈蚣3條(沖),上藥2劑,武火急煎頻灌,2小時1次。至夜10時,瀉下極穢臭夾有膠粘狀大便3次而脫險。次晨診之,下肢潰瘍己結痂愈合。後遇於街頭,其年余之臁瘡竟在半月之間痊愈,唯患部皮膚稍顯嫩紅而已。蓋攻法治病,邪退正安,挽危亡於頃刻。而大黃一物,號稱將軍,掃蕩毒邪,撥亂反正,推陳致新,活血化瘀,其效如神。整體氣血遇達,何患局部頑癥不退!

十七、案後贅言

  庸容川氏有一句名言:”一切不治之癥,皆由不善祛瘀所效。”可謂一語中的!”治風先治血,血行引風自滅。”中醫學”風”字,包羅萬象,可統括一切癢痛難忍、頑麻不仁、風瘙隱疹、白駁風(即今之白癜風)、頑癬濕疹、皮膚角化等皮膚病以及口眼?斜、半身不遂等內風為患。養血活血祛瘀法。可通調營衛,肝盛血行,使病變局部氣血充盈,肌膚四末得養則病愈,實足治療皮科的基本大法。但僅憑活血化瘀一法,遠不能盡愈諸疾。余狗尾續貂,贅加數則:

  一、肺主皮毛而衛外,皮病治肺。虛則補之以生芪,重用60克以上,益肺氣而運血,兼有化腐生肌斂瘡之妙,實是瘡瘍要藥;實則以麻黃、桔梗、白芷輩宣肺氣,開表閉,以通毛竅之氣,開門逐盜。阻斷病邪深入。

  二、脾主四肢、肌肉、肢節病久不愈者,以四君健脾化濕;由皮毛而入肌肉,邪入又深一目,加葛根透發於外。

  二、心主營,肝主血。久病或老人、虛人血虛內燥化風,養血活血柔潤之;毒入血分,以黑芥穗,皂刺透發於外。

  四、積年痼疾,必蘊非常之毒,用狼毒3克於對癥方內攻毒,立見轉機。

  五、情誌為病,五行生克制化乖亂,疏肝解郁,抑強扶弱。氣有余便是火,五誌過極化火,勿治熱,但降氣(赭石30克),氣降火即降。火盛灼陰,養陰配陽。

  六、整體失調,補腎固本,加腎四味。

  七、食少便溏,胃氣已傷,停泊局部,重建中氣。

  八、陽虛顯露,以陽和湯組方。

  九、五色與五色相應,凡病色蒼白,萎黃欠華者,溫養脾肺;面部見灰暗,或隱隱透黑者,為腎色外露,下元必虛,改投陽和。色赤為火,濕熱化毒者,重用白蘚皮,清濕熱療死肌;或暫用瀉火解毒,中病則止,以護胃氣。色淡紅,嫩紅,或鮮紅奪目者、類同浮陽飛越或火不歸原,必兼見自汗而喘,為虛極欲脫之危象。徹底拋開局部,亟亟斂肝救腎–張錫純氏”來復湯”(人參,山萸肉,白芍,生龍牡,炙草),傅山引火湯(兒地,鹽巴戟肉,二冬,雲苓,五味子)加油桂2克(水丸先吞),參附龍牡救逆湯。

  十、瘡毒內攻,危及生命,攻毒承氣湯掃蕩血毒。

  十一、若皮膚病慢性感染,膿腫,潰瘍,正虛邪戀,借重半陰半陽證十味神效湯加減進治(生芪,當歸,川斷,炮甲珠,二花,香附,甘草,生姜,上肢加桂枝,下肢加牛膝)。

  病變萬千,難以預見。見病治病,專科大忌!以人為本,照顧整體,顧護脾腎元氣,為第一要著。萬病皆然,不獨皮科。

李可的偏正頭風散

  凡百治不效,抱病終生,至死不愈之頭痛,古代謂之“頭風痼疾”。史書記載,三國曹操即因此癥,不治而死。或每日定時發作,或交節病作,或經前必犯,或由七情過激觸發,發則頭痛如破,晴脹頭眩,嘔吐涎沫,昏蒙思睡,飲食俱廢。凡此種種,必是“伏邪”作祟。“伏邪”之因,必是患者正氣先虛,外淫六邪襲人,無力鼓邪外透,留而不去。時日既久,由皮毛、經絡漸漸深入於臟,濕痰死血築成巢穴,深伏不出,遂成痼疾。治之之法,當理清“邪之來路,即邪之出路”,因勢利導,扶正氣,開表閉,引伏邪外透則病愈。

    余在1958年,偶得一則民間專治偏正頭痛之秘方“偏正頭風散”,經臨證反復運用,篩選藥物,調整主輔藥比例,使之恰合上述病理、病機,用治各類各型頭痛痼疾,收到藥到病除之效。而且重訂之後,已大大突破了原方的主治範圍。方如下:

    (紅參、五靈脂、制首烏、炒白蒺藜)、制川草烏、生石膏、天麻、川芎、白芷、甘草各12g,細辛、芥穗、防風、羌活、(辛夷、蒼耳子、蒼術)、全蠍、(蜈蚣)、僵蠶、地龍、天南星、制白附子、明雄黃(另研對入)、乳香、沒藥各6g(括號內藥物為筆者所增)。

    上藥共研細粉,日服2次,每次3g,飯後、睡前淡茶水調服。本方以人參、天麻、定風丹(首烏、蒺藜對藥)補元氣,生津液,補肝腎,益精血,扶正托邪於外;川草烏大辛大熱,通行十二經表裏內外,破沈寒痼冷,驅逐伏邪外透;芎、芷、荊、防、羌活、辛夷、蒼耳、蒼術,芳香透竅,辛散開表,疏風燥濕,開門逐盜;天麻、南星、白附子化痰定風;石膏甘寒清熱,監制辛熱燥烈諸品;雄黃、蒼術解毒辟疫;乳香、沒藥化瘀定痛;諸蟲深入血分,搜剔伏匿之邪;白芷一味,號稱植物麝香,芳香濃烈,善通諸竅,與川芎之專理頭痛者相配,可引諸藥上達頭部,直入腦竅,破其巢穴。諸藥相合,對風、寒、濕、痰、火、瘀多種伏邪,皆有透發之效。似乎寒溫不可同爐,未免駁雜成方。但凡痼疾,必是寒熱膠結,濕痰死血深伏血絡,正可泛應曲當。又由於本方有通行十二經表裏內外之功,故對暴感外淫六邪或外風引動內風,全身各部一切突發性、神經性的眩暈、麻木、劇烈痛癥,1小時即可止痛。本方性味燥烈,偏於攻邪,故對熱病及臟腑內傷所致頭痛則非所宜。

本方主治各癥:

    1.久年各類型頭痛痼疾,血管性、神經性、眼源性、鼻源性、外傷性腦震蕩後遺癥,腦瘤之頭痛如破及現代一切機理不明之偏正頭痛,2次/日,每次3g,飯後、睡前淡茶水加蜜調服,當日止痛,1周痊愈。病程10年以上者,20日可獲根治,無一例失敗,無一例復發。

    2.面神經麻痹,病發1周內就診者,日服3次,每次3g,早、午、晚飯後40分鐘,淡茶水調服,10日痊愈。遷延失治5年以上者,以補陽還五湯原方,加腎四味(枸杞子、菟絲子酒泡、補骨脂淡鹽水炒、仙靈脾)各20g,白芷10g,煎湯送服散劑,一月可愈。

    3.多發性神經炎之肢端麻木疼痛,辨證多屬氣虛失運,兼夾濕痰死血。服用本方,中病即止,不可過劑。後以補陽還五湯加腎四味(枸杞子、菟絲子酒泡、補骨脂淡鹽水炒、仙靈脾)各10~30g,豨薟草30g,白芥子10g,炒研,治本,以杜再發。

    4.急性風濕熱關節劇烈腫痛,以蒼術白虎湯(蒼術15g,生苡仁45g,黃柏30g,豨薟草50g,紅豆、生山藥、知母、炙草各30g,生石膏250g,赤白芍各45g,下肢加川牛膝30g),煎湯送服散劑3g,3次/日,蜜水調服,10日內可以痛止腫消。後以豨薟草500g,黃酒拌,九蒸九曬,研粉蜜丸10g重,日服3次,每次1丸,服完即獲根治,並可避免演化為風心病。

    5.急慢性風寒濕痹,急性坐骨神經痛,腰椎間盤突出急性期,輕癥單服散劑4g,2次/日,飯後睡前淡茶水加蜜1匙調服,當日止痛,10日痊愈;重癥,以生芪120g,當歸、附子、川烏、防風、黑小豆、老鸛草、豨薟草各30g,麻黃先煎去沫15g,細辛20g,桂枝、杭白芍各45g,炙甘草60g,蜂蜜150g,鮮生姜45g,大棗20枚,加冷水2500ml,文火煮取600ml,3次分服,3小時1次,每次調服散劑3~4g,腎虛腰困如折者加腎四味(枸杞子、菟絲子酒泡、補骨脂淡鹽水炒、仙靈脾)各30g,約 20劑可獲根治。

    本方與培元固本散(胎盤1具、大三七、血竭、炮甲珠、琥珀、紅參、茸片各30g)合方,加九制豨薟草,變散為丸,對類風濕性關節炎有卓效。

    所列湯劑,即仲景烏頭湯之加味改良方,方中增入防風、黑小豆,兩倍量之炙甘草,大劑量蜂蜜、鮮生姜、大棗,更加水文火煮2小時以上,可有效破壞烏頭劇毒,治病救人而無害。余一生運用此方在萬人次以上,從無一例中毒。仲景方能治大病,救急痛,愈痼疾,是攻克疑難大癥的仙丹妙藥。後世由於配伍不當,煎煮不遵法度,偶有中毒事故發生,遂使當今中醫界畏烏附如蛇蠍,因噎廢食,棄置不用,使仲景起死回生妙方有絕傳之虞。

    6.寒凝型血栓閉塞性脈管炎之電擊樣劇痛,以改良烏頭湯重用生芪至240g,合仲景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姜湯(必須原方折半計量)煎湯送服散劑3~4g,益氣破瘀破沈寒痼冷,開冰解凍,12小時即可止痛。余治愈本型病人9例,其中一例患者高某某,雙下肢血檢閉塞性脈管炎,合並心肌後壁梗死,並發劇烈心絞痛,上方加麝香1g,3次熱黃酒送下,4劑諸癥均退,繼服散劑半月,註射毛青冬15盒而愈,今猶健在,已近八十高齡。

    7.中風後遺癥之關節變形,肌肉萎縮,痿廢不用,以本方1料3g,3次/日,淡茶水加蜂蜜1匙調服。另備制馬錢子粉198g(與本方等量)另包,單服,以準確掌握劑量。每睡前溫開水送下0.6g,10日後漸加至0.8g,極量1g。服後以感覺全身肌肉筋骨緊張有力為驗,即以此量為準服用。如出現強直性痙攣之苗頭,即為過量。勿須驚慌,服涼開水1杯即解,然後調整至適量。服藥初期,醫者應密切觀察,以定準有效劑量。服藥期間,忌食綠豆及湯。服藥10日,停藥5日,以防蓄積中毒。對本病之康復,大有助益。此法對癲癇亦有效。

    余從事中醫臨床46年,運用本方42年,經治各類暴發劇烈痛癥5千例以上,服本方4g,2次/日,淡茶水加蜜1匙調服,半小時內入睡,2小時睡醒,痛即霍然而愈,繼服本方3g,2~3次/日,多數半月即可根治。病情復雜者,加服對癥湯劑。勿忘辨證求本,則可攻無不克。

    曾治1例60歲老婦,晚期溶骨肉瘤,日夜劇痛,服鎮痛片30片不能止痛,已臥床1月。從骨病治腎,雙補腎之陰陽以治本。主方用熟地、附子、川烏、黑豆、骨碎補、胡桃肉、肉蓯蓉、腎四味、龜鱉甲各30g,地骨皮60g,鹽巴戟肉、二冬、雲苓、狗脊、杜仲、防風、細辛、幹姜各15g,炙草60g,蜂蜜150g,鮮生姜30g,大棗12枚,加冷水2500ml,文火煮取600ml,3次分服,每次沖服散劑3g,茸粉、炮甲珠各3g,當日痛緩,白天停服鎮痛片,3日後痛止起床,可到鄰家串門。

    經治各類頭痛3千例以上,其中病程10年以上,歷經中西諸法無效者,占90%以上,服用本方,日服2次,每次3g,當日見效,7日痊愈者,可占98%,無一例超過20日者,無一例失敗,無一例復發。1978年治張某某,女,25歲,腦瘤術後復發,頭痛如破,嘔涎沫而肢厥,睛突目糊,口眼歪斜,右側肢體失靈。辨屬產後藩籬失固,賊風襲絡,三陰寒凝,大氣失運,濁痰死血深伏腦絡。予改良烏頭湯加吳茱萸30g,生半夏45g,川芎30g,白芷15g,麝香1g分沖,引諸藥直搗病巢。沖服散劑3g,3次/日,一劑痛止嘔罷。後予散劑方加守宮、炮甲珠、帶子野蜂房、川貝、麝香,以夏枯草1500g,依法熬膏合煉蜜為丸15g重,日服2次,每次1丸,以海藻、甘草各30g,煎濃汁送服,相反相成,激蕩磨積,以加強軟堅散結之力,服藥75日赴京復查,病竈消失,恢復工作,現仍健在。

    本方經42年臨床應用,未發現任何毒副反應。方中劇毒藥川烏、草烏,占全劑的16.6%,而解毒藥甘草、防風、白芷以及反佐監制藥石膏則為川烏、草烏之兩倍。加之服用時間在飯後、睡前,更以淡茶水送下(茶性苦、甘、涼,最能瀉火清頭明日,除煩渴,利小便,可制其燥烈。現代藥理實驗證實,茶水中所含鞣酸蛋白,可使緩慢吸收,迅速排瀉),故絕無中毒之虞,正是本方配伍巧妙處。惟方中之雄黃含砷化物,火煆或粉碎過程磨擦發生高熱,則成紅砒,誤見火即可殺人,故應單味乳缽另研對入。

    近年診余溫課,始在宋代《和劑局方》中查到本方之原始出處,《局方諸風門》項下列“追風散”方一則,藥18味,與秘方相同,惟缺細辛,且主、輔藥之劑量各異。明代龔廷賢著《壽世保元》又轉引於該書頭風門項下,藥味相同,劑量又與局方不同。余在20世紀50年代所得秘方,藥味、劑量又是一變。可見本方在2千多年(局方刊行於1078年,所搜集者皆宋代以前上溯到漢唐時期流傳於民間之驗方)的流傳過程中,吸收了歷代醫家治療頭痛及一切暴發性神經痛的成功經驗與心血結晶,可謂集古今治療痛癥之大成,療效卓著之奇方。希能引起國家衛生部、中醫藥管理局高層關註,組織科學研究,臨床驗證,改革劑型。制成高質量特效中藥制劑,為新世紀中醫藥走向世界,占領國際市場,為全人類健康做貢獻。

神經性皮炎·頑癬藥酒方

  神經性皮炎·皮炎靈

  【配方】 五疣丹3 克,柳酸12 克,樟腦6 克,甘油40 克,25 %酒精60 毫升。 【制法】 將前4 味分別投入25 %滴精中,拌勻至完全溶解後,分裝入20 毫升玻璃瓶內,備用。 【功用】 消炎、解毒、止癢。 【主治】 神經性皮炎。 【用法】 外用。取此酊塗擦患處,每日1 次。 【附記】 引自《 湖南中醫學院學報》(增刊)。

  神經性皮炎·苦參酊(一)

  【配方】 苦參、徐長卿各30 克,白降丹0.5克,麝香0.2 克,95 % 乙醇130 毫升。 【制法】 先將前2 味加適量清水,煎2 次,取二汁棍合,再濃縮至20 一25 毫升左右,待涼後加入95 %乙醇中,靜置48 小時後,濾出藥液,貯入瓶中,再加白降丹、磨香拌勻溶化即得。 【功用】 祛風清熱、解毒止癢、活血散瘀、抗菌消炎。 【主治】 神經性皮炎。 【用法】 外用。用毛筆或根簽蘸藥液塗擦患處,每日塗擦2 一3 次。 【附記】 引自《 河南中醫》 。

神經性皮炎·土苯酚

  【配方】 土槿皮200 克,升汞2 克,苯甲酸120 克,甘油200 克,水楊酸60 克,95 %乙醉適量。 【制法】 將土槿皮碎為粗粉,置容器中,加入50 %乙醇80 毫升,浸漬3 天,濾取浸出液,殘渣用力壓榨,使殘液盡可能壓出,合並濾液,靜置過夜,濾液備用;再將苯甲酸,水楊酸,升汞分別加入上述上橫皮浸出液中溶解之,加入甘油與上述混合,最後添置1000 毫升即得。 【功用】 抑菌消炎,解毒利濕。 【主治】 神經性皮炎。 【用法】 外用。取藥酊汰擦患處,每日1 一2 次。 【附記】 引自《 中藥制劑匯編》 。本品有毒,切勿口服。

神經性皮炎·復方蛇床子酒

  【配方】 蛇床子、苦參各248 克,明礬、防風、白鮮皮各124 克,白酒4000 毫升。 【制法】 將前5 味搗為粗末,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每日攪拌1 次,7 天後改為每周1 次,浸泡30 天後,取上清液,再將殘渣壓榨,壓出液過濾與上清液合並,靜置澄清,過濾,即得(本品當棕紅色液體)。 【功用】 祛濕止癢。 【主治】 神經性皮炎 皮膚瘙癢、慢性濕疹、扁平疣 汗疙疹等。 【用法】 外用。取此酒塗擦患處,每日2 一3 次。 【附記】 引自《 中藥制劑匯編》 。

神經性皮炎·神經性皮炎藥水

  【配方】 羊蹄根、生草烏、生天南星、生半夏、生川烏各100 克,蟾酥、鬧羊花、革拔各80 克,細辛50 克,土槿皮酊320 毫升,50 %乙醇適量。 【制法】 將前10 味各研為粗末,過20 目篩,各取凈粉和勻。先將土槿皮叮加水調整至含醇量為50 % ,與上述混合藥粉攪勻,濕潤,加入50 %乙醇浸漬48 小時後,按滲源法、以每分鐘3 毫升速度進行滲源,收集滲漏液3200 毫升,過濾即得。 【功用】 祛風、止癢、殺菌。 【主治】 神經性皮炎、頑癬、厚皮癬、牛皮癬及各種癬瘡。 【用法】 外用。每取此藥水塗擦患處,每日2 一3 次。 【附記】 引自《 中藥制劑匯編》 。(1 )本方專供外用,切勿入口。盡量避免塗在不好的皮膚和抓破之處。(2 )陰部及肛門周圍不宜塗用。( 3 )土槿皮配制法:將木槿皮研成細粉。用85 %乙醇進行滲濾(每分押3 毫升,每100 克上謹皮制成320 毫升,即得。

神經性皮炎·神經性皮炎藥酊

  【配方】 羊蹄根120 克,白鮮皮、木槿皮、枯礬各30 克,斑蝥(去頭足)12 克,75 %乙醇600 毫升。 【制法】 將前5 味搗為粗末,置容器中,加入75 %乙醇,密封,浸泡7 天後,過濾去渣。每瓶60 毫升分裝。 【功用】 燥濕、殺蟲、止癢。 【主治】 神經性皮炎、癬瘡、慢性濕疹等。 【用法】 外用。每取藥可塗擦患處,每日2 一3 次。 【附記】 引自《 北京中醫學院東直門醫脘協定處方》 。有炎癥者禁

神經性皮炎·復方斑蝥酊

  【配方】 斑蝥、冰片各6 克,花椒12 克,徐長卿15克,大蒜頭(去皮)2 個,45 %乙醇500 毫升。 【制法】 將前5 味搗碎,置容器中,加入45 %乙醇,密封,浸泡7 天後,過濾去渣,即成。 【功用】 涼血解毒、麻醉止癢。 【主治】 神經性皮炎。 【用法】 外用。每取此藥酊塗擦患處,每日2 一3 次。 【附記】 引自《 湖北衛生》 。如出現小水泡則暫停使用,並塗以龍膽紫溶液或爐甘石洗劑,消失後再繼續使用。

神經性皮炎·頑癬藥酒方

  【配方】 川楝皮、海桐皮、檳榔、冰片、苦參、川黃柏、白芨、雷丸各6 克,大楓子、杏仁各2 粒,木鱉子4 粒,白酒200 毫升。 【制法】 將前11味搗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浸泡7 天後即可取用。 【功用】 清熱燥濕、殺蟲止癢。 【主治】 各種頑癬。 【用法】 外用。先用穿山甲將癬刮破,再以藥酒塗擦患處。每日1 一2 次。 【附記】 引自《綿陽地區老中醫經驗選編》 (二),內部資料。

神經性皮炎·外擦藥酒方(三)

  【配方】 斑蝥10個,雄黃、硫黃、白芨各15 克,輕粉6 克,75 %酒精200 毫升。 【制法】 將前5 味共研細末,置容器中,加入75 %酒精,密封,浸泡飛7 天後即可取用。 【功用】 解毒祛風、殺蟲止癢。 【主治】 神經性皮炎。 【附記】 引自《 王渭川臨床經驗選》 。

神經性皮炎·紅花酊(一)

  【配方】 川紅花、冰片、樟腦各10 克,白酒(或50 %酒精)500 毫升。 【功用】 活血、除濕、止癢。 【主治】 神經性皮炎、皮膚瘙癢癥、慢性皮炎、濕疹、結節性癢疹、酒糟鼻等。 【用法】 外用。每取此藥酊塗擦患處,每日3 一4 次。 【附記】 引自《 浙江中醫雜誌》 。治療期向:禁止飲酒、嗜煙,生活起居要有規律。皮損流水者忌用。

一味藥治神經性皮炎驗方治神經性皮炎

  來源:中華秘方網 驗方治神經性皮炎組方:取黃柏50克,食用醋精200毫升。方法:將黃柏放入醋精中,浸泡1周,紗布過濾,濾液裝在幹凈瓶中,放置備用。使用時將患處用溫水洗凈,然後用棉簽蘸藥液塗搽患處,每日2-3次。療效:一般用藥1-2周可愈。選自《中國老年報》醫療保健

  神經性皮炎

  來自祥康 網友分享 1696154150,神經性皮炎很難治的。我得過,用了很多方法都無效。用了蓖麻子好了。不妨你試試。把蓖麻子炒黃剝皮用手碾碎刺抹患處,一天兩次。能除根。

  神經性皮炎

  獻方人 ,男,神經性皮炎,土大黃焙幹研成粉末,調香油成糊狀,抹患處,每天換一次,七天抹好了。自己用過此方,2015-5-26-17-吉林都市祥康錄音。 網上查的 :土大黃 別名 楊鐵葉子,學名是皺葉酸模,蓼科,蓼屬。東北人管它叫洋鐵葉、羊鐵葉;天津人叫它牛西西;北京人叫它土大黃;江西、湖北人叫它血三七、化雪蓮、鮮大青;另有羊蹄、癬草、鹽癬草、金不換、野菠菜、牛舌、紅筋大黃、金不換等等名稱,實在

  神經性皮炎

  獻方,神經性皮炎:自己得過這個病十幾年了,手腳心發癢,皮膚變厚,開始只是l一點,後來面積慢慢的擴大了,醫院化驗確診了:用鹵水豆腐半塊或根據鍋的大小、用筷子攪碎,在鍋裏用大火炒幹,再用小火炒到焦黃色即可,放案板上搟成細面,一次調多少根據皮炎面積的大小來定,調芝麻香油敷患處,一天敷2次,一次敷半個小時,之後用衛生紙或幹毛巾擦幹,不要沾冷水,一共敷了10來天好了,好了之後用肥皂洗手。其它的沒敢用。201

治神經性皮炎內服外洗方

  你所看到的,也許正是別人所需要的,如果您感覺這篇文章觸動了你,同時對您的朋友可能也會有所幫助,請分享給他們喔! 想了解更多與健康知識相關的內容,請點擊進入《低調人生》博客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每天分享新資訊,每天分享正能量,每天澆水,靜待花開 內服方珍珠母(先煎)、靈磁石(先煎)各30克,茯神、酸棗仁、地龍、生地、白蒺藜各10克,黃連、遠誌、蟬蛻、防風各6克。水煎服,每日1劑。一般服

神經性皮炎外治方法

  敷藥療法吳茱萸5克,硫磺10克,共研細末,加凡士林適量調為稀糊狀,外敷患處,每日換藥1次,連續3~5周。或露蜂房1個,明礬30克,甜酒250克。將蜂房與明礬共研細末,放入甜酒中,煮成糊狀。局部常規消毒後,用棉簽蘸藥外搽患處,每日2~3次,連續3~5周。藥醋療法苦參200克,陳醋500毫升,密封浸泡5~7天。使用時局部常規消毒後用棉簽蘸藥外搽患處,每日早晚各1次,連續7~10天。或黃柏50克,食用醋

神經性皮炎百治百愈

  雄黃,白帆各5g,冰片,輕粉各2.5g,膚輕松軟膏30g,前4味藥共粉末,與膚輕松軟膏和勻,裝瓶備用,用時塗患處,日3-4次,百分百治愈。

  (3)苦參醋治神經性皮炎【草根一生】

  處方:苦參200克,浸於500毫升陳醋5天,備用。先將以溫水洗凈皮炎瘙癢局部,繼用棉簽蘸藥水塗於局部,一日數次。清熱燥濕、殺蟲止癢,二周愈。 苦參性味苦寒,具有清熱燥濕之功,納其入陳醋,使其易於發揮藥力。 苦參首

神經性皮炎經驗方

  西醫認為:本病是由精神和其他各種因素所引起的慢性皮炎,是常見的慢性疾病,是由於大腦皮層和植物神經系統功能失調所致。主要癥狀為瘙癢,抓後出現皮膚肥厚,皮溝加深,而形成苔蘚樣改變。臨床分為局限性和泛發性兩種,局限性大多發於頸部,腰骶及四肢。泛發性則廣泛分布於軀幹,四肢及眼面頭皮等全身各部位。中醫無此病名,根據臨證應屬於牛皮癬及頑癬範疇。中醫認為:本病主要是因為七情內傷,飲食不節,風濕熱等外邪侵擾,以致

歧黃膏外敷結合放血療法治療丹毒**神經性皮炎藥酊

  歧黃膏外敷結合放血療法治療丹毒**神經性皮炎藥酊 歧黃膏外敷結合放血療法治療丹毒:療法提供:重慶市中醫骨科醫院中醫外科申開琴治療方法:藥物:歧黃膏中藥用芙蓉花葉、生大黃、姜黃、蚤休、野菊花、生梔子、黃芩。將以上藥物適量成粉,入開水加凡士林調成膏狀,待冷卻後備用。用法:囑患者臥床,充分暴露患病部位,將皮膚鮮紅隆起處常規消毒後,以皮膚針叩刺,出血為度,於出血處拔火罐,留罐10分鐘,取

驗方妙方集錦—肉桂粉治神經性皮炎

  肉桂粉治神經性皮炎 肉桂200克,米醋適量。把肉桂研成細粉,裝於瓶內,密封保存。用時,取肉桂粉適量,用米醋調成糊狀,塗敷於患處,2小時後糊幹再揭去。輕者1次,重者2-3次可愈。 苦參、蛇床子治外陰白斑 苦參、蛇床子各100克,蟬蛻150克。上藥加水煎煮,藥液趁熱先熏外陰,後坐浴20分鐘。每天2次,每日1劑,3-5天1個療程,一般用1個療程瘙癢即可減輕,連續1個月,外陰皮膚可接近正常。 文章

治療神經性皮炎的常見偏方

  專家介紹,神經性皮炎好發於頸部、四肢、腰骶,以對稱性皮膚粗糙肥厚,劇烈瘙癢,為常見多發性皮膚病。其臨床治療方法有多種,對此,專家表示,患者不妨可以選用偏方療法進行治療。 那麽,治療神經性皮炎的方法有哪些呢?針對這個問題,下面小編就來為大家簡單的介紹一下,希望小編的下述介紹能夠對大家有所幫助。 偏方一、 鮮絲瓜葉適量,洗凈搗爛。搽患處至皮膚發紅為度,隔天1次,7次為1療程。 偏方二、 神經性皮炎患

神經性皮炎 牛皮癬偏方

  (外用) 斑蟄30克 蛇皮30克 蜈蚣5條 樟腦粉30克 苦參30克 大楓子30克 苦礬30克 砒霜10克 百分之75至百分之90酒精, (內用)苦參15克 白癬皮15克 地膚子15克 蒲公英10克 野菊花15克 防風10克 生地10克 菌陳10克 丹參15克 白芨黎10克

神經性皮炎中醫治療

  神經性皮炎中醫治療 神經性皮炎為七情所傷,多因心火內生,脾經濕熱,肺經風毒客於肌膚腠理之間,外感風濕熱邪,以致阻滯肌膚,血虛生燥,肌膚失榮所致。 神經性皮炎為七情所傷,多因心火內生,脾經濕熱,肺經風毒客於肌膚腠理之間,外感風濕熱邪,以致阻滯肌膚,血虛生燥,肌膚失榮所致。 神經性皮炎中醫治療 風濕熱型:皮損成片,呈淡褐色,粗糙肥厚,陣發性劇癢,夜間尤甚,舌苔薄白或白膩,脈濡緩。治宜清熱

外治法治療神經性皮炎

  外治法治療神經性皮炎——肉桂桂皮的又一妙用 剛 摘要:   肉桂性大熱,味甘辛家溫中補陽、散寒止痛之功。而用肉桂研末外用治療神經性皮炎療效特佳,現特介紹如下:用藥方法:上肉桂200克,研細末,裝入瓶內密封備用。用時根據病損大小,取肉桂末適量,用好米醋調成糊狀 …    肉桂性大熱,味甘辛家溫中補陽、散寒止痛之功。而用肉桂研末外用治療神經性皮炎療效特佳,現特介

清膚膏治療神經性皮炎

  清膚膏治療神經性皮炎 威靈仙/於鄭州 (本圖書館方劑請咨詢醫師或藥師後使用) 神經性皮炎雖不是什麽大病,但也不太好治,輕者反復奇癢,重者數十年不愈,今有一小方,雖不值甚錢,但卻多有效驗,方名《清膚膏》,膚輕松軟膏1支,清涼油1瓶,10:1,一般藥店的膚輕松是10克的,清涼油是3克的,所以用的時候軟膏1支,清涼油1\3,兩藥混合調勻抹患處,1日3次。 歡

一個月治好神經性皮炎的妙方

  【藥方】芒硝,凡士林【主治】神經性皮炎【制法】芒硝100克,凡士林適量,調成膏狀。【用法】將此膏塗於患處,每日2次。【療效】一個月即愈。 (源自網絡)

麻油調和老豆腐 治療神經性皮炎

  麻油調和老豆腐治療神經性皮炎 神經性皮炎患者可取老豆腐150~200克,將其炒熟,用芝麻油調勻塗患處,每日3次,一般連用3~4天即可見效。 山西大同 王貞 專家點評 神經性皮炎是一種局限性神經功能障礙性皮膚病,又叫慢性單純性苔蘚,是以陣發性瘙癢和皮膚苔蘚化為特征的慢性皮膚炎癥,病因尚不十分明確,一般認為與長期搔抓、摩擦和神經精神因素以及某些外在刺激因素有關。此病可在患者出

  【神經性皮炎】外搽治愈率100%

  【 藥物組成 】硫磺、砒石(炒)各 50克,全蠍20克,牛蒡子35克,蟬衣、三七各25克,麝香0.6克。 【制用法】上藥共為細末。每次取20克藥粉加凡士林至100克,混合均勻,做成20%的凡士林膏。 【治療方法】用時將軟膏少許塗於紗布上面,敷於換不並包紮,每日1次或2-3日換藥1次,,如用藥過多,局部容易形成皰疹反應,故應減少次數,治療期間,禁食辛辣刺激食物。 【功效主治】燥濕散寒,活血

神經性皮炎 斑禿

  瘋油膏(《中醫皮膚科臨床手冊》) 配方:掃盆25g 東丹5g 乙辰砂20g 麻油300ML黃蠟30g 制法:各藥共研細粉。先將麻油煎沸,入黃蠟,取起離火,再入藥粉,拌勻即成。 主治:神經性皮炎、慢性濕疹、扁平苔蘚、皮膚澱粉樣變、斑禿等。 用法:外搽患處,電吹風機噴射熱流,每日1次,每次20分鐘。 熏條劑(《中醫皮膚科臨床手冊》) 配方:蒼術15g 大楓子30g苦參1g5防風15g 白鮮皮30g五

銀屑病 神經性皮炎

  _______________ 精制黑豆餾油(《皮膚病方藥手冊》) 配方:黑豆10000克 制法:可采用“土瓷罐”、“小型幹餾鍋”或用“大型幹餾鍋”。將洗凈的黑豆放入罐內,罐外加黃泥一層,再加熱(先武火後文火),再經20—30分鐘後,溫度高達200—240度,最後在導管中流出油 主治:銀屑病、神經性皮炎等。 用法:配成20%黑豆餾

[外科方劑]治療神經性皮炎中藥方劑

    神經性皮炎這種疾病我們並不陌生,因為在生活中我們經常接觸到這類患者,這類癥狀的患者是非常痛苦的。中醫對這種病癥的治療很有研究,下面就跟小編一起來了解一下神經性皮炎的中醫方劑有哪些?   神經性皮炎病因   1.精神因素   目前認為是發生本病的主要誘因,情緒波動、精神過度緊張、焦慮不安、生活環境突然變化等均可使病情加重和反復。   2.胃腸道   胃腸道功能障礙、內分泌系統功能異常、體內慢性病

神經性皮炎,百分百治愈

  治療神經性皮炎80多例,100%的治愈。 方法是: 用芒硝100克,甲硝唑10片,灰黃黴素10片,研末後用凡士林調成膏,凃患處,一日5次。 療程一個月。 (源自網絡)

  廣安門醫院皮膚科協定處方—熄風方(神經性皮炎,皮膚瘙癢)

  熄風方 功能:養血熄風, 代赭石15 生龍牡各15 珍珠母30 靈磁石10 白蒺藜15 白芍15 丹參10

  湖南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皮膚性病科羅龍輝教授的常用處方—神經性皮炎,皮膚幹燥,多角性扁平丘疹,肥厚

  神經性皮炎,皮膚幹燥,多角性扁平丘疹,肥厚:荊芥10 防風10 制首烏15 白芍10 白蒺藜10 黃芪15 當歸10 川芎10 烏梢蛇10 僵蠶10太子參15 山楂15 甘草5

  有效治療神經性皮炎的偏方(我自己試驗有效,如果有不健康咨詢描述: 其實我的神經性皮炎已經有一年多了,一共有五大塊四小塊(手肘關節處各有一塊;後背一邊一大塊;大腿兩邊各有一大塊,另外各有一小塊;再就是左小腿有一小塊),白天有時癢得非常難受,忍不住就要去摳,搞得有泛發擴散的趨勢。在這一年多不管是拿吃的藥啊(什麽抗生素之類的),擦的藥啊(好多種軟膏),打吊針啊,深圳的梅林醫院、福田區中醫院、市第二人民醫院、市中醫院、沙河醫院等都看過,花的錢有一千多塊,

  廣安門醫院皮膚科協定處方—烏蛇方(慢性蕁麻疹,神經性皮炎,扁平苔蘚,癢疹 )

  烏蛇方功能:搜風清熱,慢性蕁麻疹,神經性皮炎,扁平苔蘚,癢疹 烏蛇10 荊芥10 蟬衣6 防風10 羌活10 白芷6 馬尾連10 黃芩10 連翹10 甘草10

一味藥治燒燙傷

  燒燙傷:衛生紙7張,漬足醬油,敷患處,重者半小時換一次,數日愈,且不留疤痕。(中國秘方全書) 燒燙傷:大黃,研細末,雞子清調敷,或用桐油蜂蜜共醋調敷更妙。(萬病驗方、秘傳奇方) 燙火傷:馬桑根皮,去粗皮,研粉調敷,次早米泔水洗,再敷。(陜西中草藥) 燙火傷:芝麻殼,燒灰存性,研末,幹撒或麻油調搽。(楊春淮經驗方) 燒傷:栗樹葉,水煎放涼,用葉敷患處,湯潤葉止痛,速愈。 燒傷:大薊,搗爛,菜油調糊狀

一味藥治鼻血不止

  鼻血不止:枯礬末吹鼻,療效神奇。 鼻出血:梔子,燒黑塞鼻孔,可止血。 經常鼻出血:木賊煎濃,洗鼻孔,可根治。 鼻出血:後腦勺凹陷處拔頭發三根,可治鼻出血。(偏方大全) 鼻出血:蔥白,搗泥狀,敷足心,時間不宜過長。 鼻出血:浮萍,研末吹鼻即止。(偏方大全) 鼻出血:將鼻血一滴,點大眼角,左流滴右,右流滴左。(偏方大全) 鼻出血:胎發,燒灰研末,吹鼻即止。(秘傳奇方) 鼻血不止:白芨,研末,塗山根,再

一味藥治頑癬

  1、頭癬:川楝子10枚,去皮,加水浸泡至軟,搗糊狀,加凡士林敷患指(趾)二天取下,二次見效。 2、禿瘡:鮮側柏葉,燒焦出樹汁,汁敷患特效。 3、頑癬:榆樹蟲咬處流出汁,取之,塗患處可根治。***

蟬蛻一味藥,神效治失眠

  蟬蛻有治療失眠的妙用 臨床驗證,屢有佳效。驗案2例,以供參考。   一.楊某,男,32歲,患神經衰弱多年,夜難入睡,睡則多夢易醒,甚至徹夜難眠。曾經中西藥治療,療效不佳。診見:面色無華,消瘦乏力,目光少神,飲食無味,四肢不溫,舌苔薄白,脈虛弱,診為心脾兩虧型失眠。初以歸脾湯加減3劑,寧心健脾安神未效。而後用獨味蟬蛻5克,加水250克,水煎30分鐘左右即可,取汁飲用。患者當夜即可入睡。   二.胡

支氣管哮喘,一味藥治痊

  支氣管哮喘,一味藥治痊 支氣管哮喘是常見病,不管是過敏性哮喘,還是急慢性支氣管哮喘,發作起來都十分痛苦,西藥有氨茶堿類擴張氣管,考的松類激素藥並用,治標不治本,好的快復發的也快。這裏有一個驗方,對於治療此病可謂手到病除,不用什麽大復方藥,珍貴藥,獨藥一味,療效非凡,寫來以作參考交流。 配方:地龍500克 用法:把上藥粉碎成細末,每取10克開水沖服,一日兩次,10天一療程,一般1~2個療程

一味藥治淋巴結核

  1、淋巴結核:蟾蜍,去內臟,焙幹研末,香油調塗患處,有特效,忌鐵器。 2、淋巴結核:油菜幼苗,搗成羔,敷患處,日一次,敷多日余。 3、淋巴結腫大:柳芽,水煎去渣,熬羔敷之即愈。

一味藥治跌打、損傷

  外傷瘀血腫痛或流血不止:韭菜根,搗爛敷患處。(中國秘方集成) 各類骨折:烏斂梅根100克,研末,開水調敷骨患處,包好,一周換一次,4-5周可恢復功能。 (中醫外治奇方妙藥) 扭傷血腫:鮮酢漿草,清水洗凈,加鹽搗羔,裝瓶貯,敷患處。(中醫外治奇方妙藥) 跌打傷筋:生旋復花根,搗汁敷,日三次,半月,雖筋斷亦續。 撲打及金刃傷出血不止用之並收口如神:蠶豆,炒去殼,研細和勻,熔蠟為羔,攤貼患處。(串雅外編

用一味藥治病

  用白術一味以利腰臍之濕也用當歸一味以治血虛頭暈也用川芎一味以治頭風也用人參一味以救脫救絕也用茯苓一味以止瀉也用菟絲子一味以止夢遺也用杜仲一味以除腰疼也用山梔子一味以定脅痛也用甘草一味以解毒也用大黃一味以攻堅也用黃連一味以止嘔也用山茱萸一味以益精止腎泄也用生地一味以止血也用甘菊花一味以降胃火也用薏仁一味以治腳氣也用山藥一味以益精也用肉蓯蓉一味以通大便也用補骨脂一味以溫命門也用車前子一味以止水瀉也用蒺

發現一味奇藥——蟾蜍蛆蟲【公開治癌配方】

  發現一味奇藥——蟾蜍蛆蟲【公開治癌配方】 蟾蜍蛆蟲是蒼蠅產卵於蟾蜍屍體上待蛆芽食盡蟾肉後而形成的一種蠅蛆幼蟲,又稱蟾蛆、癩蛤蟆蛆、蟾蜍蟲、食蟾蟲等,目前尚沒有正式規範的名稱。民間有諺曰:“癩蛤蟆生蛆是個寶”,因此民間常用蟾蜍蛆蟲治療各種腫瘤和疑難雜癥。民間所用的蟾蜍蛆蟲主要是野外偶然死亡蟾蜍自然形成的,可遇而不可求,很難獲得的。誰要能碰上偶然生蛆的蟾蜍,天大的運氣,就像深山獲寶一樣的

百部一味藥,速治百日咳

  治療百日咳特效驗方: [藥物] 百部適量。1 歲患兒每天 3 克,2~4 歲 6 克,5 歲以上 10 克。 [用法]每天 1 劑,水煎取藥液約 30 毫升,加適量白糖,分早午晚 3 次服。 [療效] 此方治療百日咳效果顯著,一般服用 3~6 天可痊愈。 [來源]劉硯方.河北中醫 1987 (源自網絡)

一味驗方治白發

  一味驗方治白發 河北省秦皇島市讀者陳女士咨詢:人到中年,白發變多,為了美觀,我常常兩個月就染發一次,但也聽說染發久了對身體不好。後來朋友為我推薦了一味偏方,說能夠烏發。具體方子如下:西紅花3克,茯苓2克,何首烏2克,擬黑多刺蟻2克,絞股藍2克,黑桑葚2克,黑芝麻3克,枸杞子2克,核桃仁2克,綠茶3克,放在一起打成粉,當茶飲,一個月後有效。請問此方是否有用?具體機理是什麽?

一味治哮喘的驗方

  中國中醫科學院博士 代金剛 35歲的李先生有哮喘這個老毛病,每到季節交替時就避免不了生病,發作時氣急、咳嗽、呼吸困難,夜裏更是難以入眠,常常數十天也好不了,不但自己難受,家人也跟著受影響。 哮喘以喉中哮鳴有聲,呼吸氣促困難,甚則喘息不能平臥為特征。其病機為宿痰內伏於肺,多由於外感、飲食、情誌、勞倦等誘因引觸,以致痰阻氣道,肺失肅降,肺氣上逆,痰氣搏擊而發出痰鳴氣喘聲。多由外邪侵襲、飲食不當、體虛病

  既能解毒療瘡又能治風熱感冒,只需記住這一味藥

  小編導讀 有一味中藥,它能清熱解毒,涼散風熱,既能抗菌抗病毒,還能增進人體免疫力。常常用於癰腫疔瘡,喉痹,丹毒,熱血毒痢,風熱感冒,溫病發熱等證的治療,它究竟是何方神聖?又要如何運用?且看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鄭虎占怎麽說! 金銀花味甘,性寒,歸肝、胃、心經。功能疏散風熱、清熱解毒、涼血止痢,具“清中兼透”的特點,既可清泄裏熱,又可透散表熱,系表裏兼清之品。 臨床使用金銀花時,除需要掌握其治

蠶蛹一味藥,治愈糖尿病

  治糖尿病特效單方 方 藥:蠶蛹20枚。 制 法:將上藥洗凈,用植物油炒熟,或煎成湯劑。 用 法:將炒熟的蠶蛹當菜吃,日服一次,每次20枚。 附 註:林葆駱先生曾用此方治愈作家沈從文及科學家丁西林的糖尿病和高血壓,療效神奇。 (源自網絡)

  銀杏一味藥,三天愈痢疾

  慢性痢疾與季節性腹瀉驗方: 藥店買42個銀杏,早晚各7個,研開後用水煎服,連仁吃掉。 連服3天即根治。 (源自網絡)

一味藥消除滑膜炎,絕招*

  梔子,也叫山梔,大概半斤左右,磨成粉,用白酒和成泥狀,敷在膝蓋處,然後纏紗布,怕滲漏可以纏一層保鮮膜。每晚睡覺時敷好,白天取下,連敷七天,也可視輕重程度延長。 很多人用過效過不錯,用7天,停藥後第2天水腫完全消了。這個病治好以後要註意少運動。

用錯了都不知道的一味藥

  半夏(正品半夏指 旱半夏 )的產量少、價格高(每公斤120元以上) 水半夏的產量大、價格低(每公斤十幾元) 很多醫生也不明白半夏和水半夏的區別,進貨時只要不特別指出是旱半夏(正品半夏),那拿到的99%就是水半夏!! 就其原藥材而言,它們的來源、性味、功效都不相同! 【半夏功能主治】燥濕化痰、降逆止嘔、消痞散結。用於治療痰濕水飲、胸膈脹滿、惡心嘔吐、痰多咳喘等,生用外治

一味薯蕷飲治陰虛發熱一則

  一味薯蕷飲治陰虛發熱一則 前晚應酬飲酒,醉致嘔吐。及至次日早晨仍頭暈昏沈、胃脘作痛、胃口不佳。午休之後,精神漸復,但感四肢烘熱,查溫37.5度。因上班事急,未及細想,服食霍香正氣水丸一袋,取其理氣和中、除濕辟穢之用。半日無事,精神尚可,已有饑餓之感,胃口恢復,晚餐飯量如常。 傍晚時分感周身肌肉酸疼,無惡寒惡風,回家查溫仍有37.5度,霍香正氣丸方不對癥,是故無效。切脈細查,脈象弦數,沈

一味中藥治嚴重胃潰瘍

  一味中藥治嚴重胃潰瘍——不是中醫不科學,而是西醫太幼稚44 幾天前,一個廈門家長說,女兒胃潰瘍吃了好幾天的藥,沒一點療效。我說,危急重癥,中醫藥必須一兩劑藥見效,不然就是不對證,還可能傷身體。我建議她馬上帶女兒過來。 上周四下午 ,她帶著女兒到中醫學堂,我在大學授課結束回到學堂已經是晚上了。她女兒雖然性格開朗,但是也抱著一直痛著的肚子。我開了點應急的中藥粉她,第二天上午說沒什麽效果。第二天

一味驗方治鼻竇炎

  一味驗方治鼻竇炎 廣州讀者姜女士推薦:我先生今年40出頭,20年前因為一次重感冒落下了鼻竇炎的病根,經常鼻腔不通,聞不到味道,還常頭痛。嘗試了各類鼻炎藥,治療儀效果都不理想。後來朋友介紹了一味驗方,具體如下:白茅根、薏苡仁、冬瓜仁、蒲公英各10克,桃仁、辛夷花、白芷、防風各6克。每日l劑,水煎分3次服用。想請教專家此方是否有效。 湘雅醫院中西醫結合科教授劉衛平點評:慢性鼻竇

澤瀉一味治眩暈有效

 李時珍稱“澤瀉,有治頭旋、聰明耳目之功。”小編查了一下,《日華子本草》中也有澤瀉“主頭旋、耳虛鳴”之語。對於眩暈屬痰濁內蘊,上蒙清陽的,不妨一試澤瀉之功。 澤瀉治眩暈有效 病例:李某,男,74歲,79年2月5日初診。 陣發性眩暈三個月。每隔一、二天或六、七天發作一次,發作時頭目昏花,視物旋轉,如坐舟中,不能站起,時有惡心,甚則一味中藥(七葉一枝花)祛頑疾

七葉一枝花

  重樓.蚤休,草河車,白河車,枝頭,燈臺七,疾燈臺,金線重樓。

  【性味與歸經】苦,微寒,有小毒。歸肝經。

  【傳統功用】清熱解毒,消腫止痛,涼肝定驚。用於疔腫痛腫、咽喉腫痛、毒蛇咬傷、跌撲傷痛、驚風抽搐、小兒高熱、流行性腮腺炎。

  毛蟲皮炎、蜂蜇;用七葉一枝花酊治療毛蟲性皮炎21例.均在用藥10次後立即止痛止癢,皮疹隨之消退而痊愈。治療蜂蜇皮炎16例,外用10%七葉一枝花酊,有效15例,無效1例。本品作用機理可能與解毒或中和毒素有關。

  子宮頸糜爛;用七葉一枝花根狀莖研細末調甘油搽患處,每日2次,收效較好。

  (3)慢性氣管炎:將重樓〔即七葉一枝花)根莖去皮、搗爛,磨粉壓片。每次3片,每日2次,飯後服。 10天為1療程,共服3個療程,每療程間停藥三天。共治療250余例,第1療程治療174例,有效率78%;第2療程治療122例,有效率為96. 7%;全程治療92例,有效率為97.3%。

  (4)神經性皮炎:將蚤休(即七葉一枝花)根莖研成細粉,以香油或熟菜油調敷。糜爛濕潤病變可以粉劑直接撒布。一般治療2一3天即可止癢,皮損逐漸消退。

  (5)外科炎癥:用蚤休塊根制成每毫升含生藥2克的註射液,肌肉註射,每次2一4毫升,每日2一3次。治療過敏性皮炎、癤癰、蜂窩織炎、急性淋巴結炎共37例,痊愈27例,好轉6例.無效4例。

  (6)流行性腮腺炎:有人用七葉一枝花治療流行性腮腺炎.效果滿意。用法:取七葉一枝花磨醋塗患處。重癥則加服荊防敗毒散加減。結果:治療25例,其中單用本品治愈19例,加內服藥5例,因並發睪丸炎應用抗生素1例。

  (7)牙痛、胃痛;有人用七葉一枝花治療牙痛50余例、胃痛1 0例,療效滿意。方法:取七葉一枝花研粉或磨汁口服。每次用藥3克。

  (8)毒蛇咬傷:用七葉一枝花治療毒蛇咬傷患者15例’均獲痊愈。一般單味磨汁口服或外敷局部。傷重者可配合半邊蓮、地丁草 ,垂盆草、車前草同用、效果更好。

  胃十二指腸潰瘍:取重樓(即七葉一枝花)20克切碎,用冷水浸透。塞入洗凈的豬肚內,將豬肚兩端禮緊,放煲內加入2500ml清水,並加適量食鹽,文火慢煲。煲至約1500rnl時,將豬肚撈起,倒出藥渣。把豬肚切成片狀,再放入煲內。待沸後,便可分次服食湯肉。每隔4天一劑。結果:治療25例,療效滿意。一般服3劑,嚴重患者可服4-5劑即獲痊愈。另有人同法治療1例胃及十二指腸潰瘍,亦獲治愈

  ( 10)靜脈炎:先將醋倒入平底瓦盤中.再將曬幹的七葉一枝花根莖於盤中研磨成汁,用棉簽蘸塗患處,每日3-4次。結果:治療因靜脈註射各種抗癌藥引起的靜脈炎30例,其中2天治愈者20例,3天治愈者9例,7天治愈者1例。



January 19, 2020

世蔚堂中醫館:

Related posts :